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089章 以血立威

    o89章以血立威

    半个小时过去,胡忧一动不动,不言不语。目光…打量着眼前这些奴兵。军帐里的情况,他没有看到。不过他知道,有些人,压根就没有出来。

    就在奴兵们都懒得去猜这个奇怪的督将要干什么的时候。胡忧终于有了进一步的动作。

    “集合”

    简单的两个字,声音比之前的那一次,要高了几度。神经比较敏感的士兵,隐隐能听到一丝淡淡的杀气。

    胡忧二次叫集合,有聪明的奴兵,已经察觉到这里边有事了。赶紧的跑到胡忧的面前站好。当然,无论是什么地方,都有刺头,就是有人愣装没听见,连动都没动。而且这样的人,还不在少数。

    这一次,胡忧又是等了十分钟。情况比上次好了一些,来了大约小两千人。还有近一千人,没有动作。躺着坐着的都有,之前怎样还是怎么样。

    胡忧平静的走下石头,向那些依然没有集合的奴兵走过去。第一个目标,他早就已经先好了。

    那个靠墙而坐的大汉,他从胡忧走出军帐的第一秒,目光就一直看着胡忧,但是胡忧的两次叫集合,他都没有理会。胡忧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到一种蔑视的眼神。那人的身边,还跟着百来个和他同样的行动的奴兵。不问可知,他是那群人的小头子。

    哈里森,在这里算得上是老资格了。他是奴营里,军龄最长的人。因酒醉杀死上级长官,被充入奴营,已经有七年了。在正常情况下,下级杀死上级,一般都是直接处以极刑。他之所以留得一条生路,是因为他身上的军功很多,士兵的受戴和一个城守的求情,才免于死罪,配奴营。

    别的奴兵,在奴营八年,就可以获得赦免,但是哈里森不行。他是奴营成立以来,暴风雪军团之中,唯…个终身配奴营的人。除非身死,不然他没有可能离开奴营。

    哈里森冷漠的观察着这个新来的督将,胡忧给他的第一感觉是很年轻。虽然胡忧很努力的做出很老成的样子,但是哈里森还是一眼就看出了这个督将,还不到二十岁。

    二十岁的督将,虽然少,哈里森还是见过几个的。之前见到的那几个,无一例外的,都是高官之后。靠着娘老子的身份打点,用不了几年,就升到高位。很多年以前,哈里森自己,也拥有着这样的一条坦途之路,如果没有怒杀那个偏将的话。

    哈里森本能的轻视这个年经的督将,不过很快,哈里森现这个年经的督将,和他想像的不一样。因为哈里森从他的眼里,没有看到那种理因出现的轻浮之眼,反而看到了一份不应该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沉稳。于是,哈里森对这个年经的督将,奴营的新统领,产生的兴趣。他决定给他制造一些麻烦。

    朱大能看胡忧走向哈里森,心中猛的一紧。他被扔入奴营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在这个新的奴营没有组建之前,他与哈里森同在一个师团下属奴营里,对哈里森有一些的了解。知道这个人很强悍。而且是有勇有谋的那种。在浪天的几次大型攻城战中,朱大能亲眼看到,这个哈里森和他的身边的那些奴兵,被顶在最前面,冒着箭雨往上冲,伤亡却比跟在他们身后的其他部队要小很多。

    朱大能知道,那可不是简单的运气好就可以解释的,那是在血与火中,用生命换回来的经验。他们知道,应该怎么样在战场上生存下来。那不是普通士兵都可以做到的。

    别的不用多说,只凭这个哈里森在奴营里生存的七年,就很能说明问题。那个人很强,这是朱大能给哈里森的评论。

    朱大能知道,现在阻止胡忧,那肯定是不行的。他知道胡忧想要干什么。整个奴营的人也都知道。如果胡忧此时一但停下来,那么今后他在奴营的统御力,将会大大的降低。这里与其实的部队不一样,如果只是想要奴营打打仗,那么并不需要收服他们,甚至不需要管他们。只要打仗的时候,让他们往前冲就可以的。反正死了还会有新的补充进来。

    朱大能是聪明人,他跟在胡忧身边这么久,怎么会看不出胡忧心里真正想要什么。胡忧是一个想要成大事的人。他决不只是希望这些奴兵和玩偶一样,他想要收服这些人,为己所用。

    这一点,朱大能十分同意胡忧的想法,他现在生在奴营里,比任何人都更明白,奴营的战力和作用。可是要收服奴营,并不是这么容易的事。至少他朱大能没有想到一个很好的办法。

    朱大能不能阻止胡忧,但也绝不容胡忧有任何的损伤。他紧了紧手中的柴刀,跟在了胡忧的身后。哪怕胡忧此时要面对的是哈里森,哪怕哈里森很强悍。

    胡忧和朱大能一步步的靠近哈里森。此时奴营里,大部分的视线,都跟在他俩的身上。他们眼里闪过兴奋的光芒,督将对抗哈里森,这事有看头。

    胡忧在哈里森前面大约两米处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两眼平静的看着哈里森,缓缓的开口道:“我说集合。”

    哈里森正了正身子,嘴角牵出了一丝笑意道:“我听到的。”

    胡忧声音转冷道:“听到了,为什么不去。”

    哈里森掏了掏耳朵,道:“因为我不想。”

    胡忧没有再说话,猛的踏前一步,居高临下,右手寒光一闪,力劈而下,直取哈里森的面门。

    哈里森没想到胡忧全直接动手,不过他反应极快,手中柴刀横架而上。

    没有半点声音,哈里森手中的柴刀一分为二,脸上同时划出一条长长的血痕。血痕鲜血迸射,皮肉翻卷,相当恐怖。

    朱大能连同所有的奴兵,全都瞪大了眼睛。谁也没有看清楚,胡忧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奴兵还好一些,以为胡忧本身就那样强悍。可是朱大能算是最了解胡忧的人,他想不明白,胡忧的武力,什么时候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

    胡忧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反身往回走。哈里森身边的一个奴兵,受此刺激,突然抓起镰刀,猛扑向胡忧。

    那个奴兵度非常快,而且很突然,眼看镰刀就要劈中胡忧的脑袋。此时无论是愣的哈里森,还是朱大能,都已经没在办法阻止那个奴兵的行为。

    眼看着胡忧就要死于镰刀之下,就在这千钧一之即,只见胡忧右手寒光再闪,那奴兵全身一顿,一条长长的血横,从脑袋直划夸间,瞬间分成整齐的两半,血肉肠肚,流了一地。

    整个过程之中,胡忧连头都没有回过,像是后脑长着眼睛一样。

    “谋杀长官者死。”

    冷冷的六个字,从胡忧的嘴里吐出,震慑全场。

    奴营的士兵,没少见血腥的场面。可是他们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样,感到恐惧。那种打从脚底板升起的恐惧,让他们本能的打颤。连看胡忧的眼睛都不一样了。

    胡忧像是什么事也没有生过一样,再次站在石块之上,目光环视全场,冷声道:

    “集合”

    这一次的声音比前两次都要小,可是效果却出奇的好。就连几个重伤的奴兵,都被同伴架到在胡忧的面上,自动的列队。

    朱大能回到胡忧的身后站着,整个人如梦游一般。他从来没有想过,半年前跟本打不过他的胡忧,居然可以如此轻松的打败哈里森,并活劈一个武力不弱的奴兵。

    在众人的眼里,这一切,胡忧似乎做得很轻松。事实上他们并不知道,这已经是胡忧的极限了。如果没有血斧,他跟本不可能做到这点。

    两斧,这是胡忧现在能使出的最大力量。胡忧还是两天之前,才刚刚能使出第二斧的。这第二斧使出之后,胡忧已经被抽空了全部的力量,此时谁要是推胡忧一把,胡忧马上就倒在地上。

    胡忧之所以能得到这样的成果,全完是智慧和血斧运用的完美结合。第一斧,胡忧占的是居高临下,出其不意之利。胡忧是算准了哈里森用的反应,所以全力而下,断刀伤人,做得极其完美。要论真正实战,现在的胡忧,还不是哈里森的对手。

    第二斧,胡忧是转身之前,就已经看到了那个奴兵的动作。他在转身的瞬间,已经同时劈出了血斧。那奴兵扑上来虽快,实际上是他自己撞在胡忧的血斧之上的。只不过众人的目光,大多集中在那个奴兵身上,并没有注意这一点。这是非常精准的计算,胡忧这辈子书不多,这算是他此生做得最完美的一道习题了。

    哈里森也站在队伍之中,脸上的血还在流,他却没有去理会。胡忧这一斧,算是给他破了像,但是他并不在呼。对于一个今天不知道明天生死的人来说,相貌的问题,跟本不在考虑的范围。

    哈里森是真正的被这个叫做胡忧的督将引起了兴趣。他很有兴趣想要知道,这个胡忧想要干什么。他又想让奴营为他干什么。多了这个督将,这个新奴营,也许要变得有意思了。

    “我,胡忧,外号不死鸟。从今天开始,奴营由我做主。我的规矩很简单,尊我号令的,有好日子过。违令的,杀无赦。”

    胡忧的话依旧很短,比之前的还要短。但是说服力,却比之前强十辈不止。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没有人会去在乎弱者的声音。胡忧的一手铁血,震慑了不少的人。效忠什么的,还谈不上。不过至少,这些奴营的奴兵,开始观注胡忧的动向了。‘违令的,杀无赦’,这一条,他们已经见识到了。他们都很想知道,这个‘尊令的,有好日子过’,会是怎么样的。奴营里,还会有什么样的好日子过吗?

    军帐里,胡忧闭着眼睛,感受着一丝丝灵气入体的舒爽,这是一种美妙的感觉。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娱着,暖洋洋的,像沐浴在阳光之中一样。

    朱大能从胡忧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一刻起,就主动的跟在了胡忧的身边。此时,他在守在军帐外,脑中盘算着胡忧下一步会怎么做。

    胡忧此时也在想着和朱大能一样的问题,唯一不同的是朱大能还没有想到办法,而胡忧想的是怎么样实施会更好。

    胡忧不同于朱大能,十几年的江湖漂泊,让胡忧学会了很多东西。他看事物的眼光,和朱大能是不一样的。胡忧要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更清楚,人心的更要性。要怎么收服身处底层的人心,他脑中的办法太多了。

    胡忧在奴营立威的第一天,转眼就到了下午。努营中仅有的几个伙夫,开始做饭。

    准确来说,这不能称之为做饭,因为他们连一点米都没有。摆在他们面前,能煮的东西,就是些烂菜叶子,煮糊的锅底饭,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们的工作也很简单,就是把这些每日例行送来的东西,加水烧开就行。日复一日,年复年,都是这么干的。幸运的时候,能看到一些边角肉,不过今天,显然没有。

    几个伙夫无精打采的做着饭,嘴里讨论着今天刚刚了威的胡忧。干伙夫只是他们的兴趣,打仗的时候,他们也是同样冲在最前面的,所以对新来的这个强势的新统领,他们也挺感兴趣。

    伙夫甲道:“嘿,你们说,咱们这个新来的统领怎么样,我看着他与以前的那些都不同。”

    伙夫乙大咧咧的道:“小年轻一个,不过武力到是挺强的。一家伙把那偷袭的傻蛋给劈成两半。挺不错。”

    伙夫丙道:“何止是不错,那个跟着哈里森的家伙,在奴营里也有几年日子了,武力也不弱。胡忧大人能把他劈了,那可是了不得的。换你试试?”

    伙夫甲道:“哈里森脸上挨的那下才叫惨呢,都破了像了。可惜呀,我当时站在后面,精采的都没看着。”

    伙夫乙道:“我到是看着了,不过我没看清胡忧大人用的是什么武器。你们有谁看清了吗?”

    “我还以为只有我没看清呢。当时我只看到亮光一闪,别的什么,还真没看清。”

    “我也是。”

    “我也没看清。想来应该是宝刀之类的东西。”

    “唉,你们说,胡忧大人为什么能这么年轻就当上督将,是不是什么大家族之后?”

    “好像不是,我听一个兄弟说,胡忧大人是从士兵一步步升到督将的。”

    “那怎么可能。”

    “谁说不可能。我也听说了,胡忧大人进新兵营的第一天,就被升为了夫长。”

    “我只听说秦明新兵营第一天,升的夫长。”

    “孤陋寡闻了不是。人家胡忧大人升官还在秦明之前。我还听说呀,胡忧大人和医护兵的小队长红”

    伙夫说到一半,突然闭住嘴,两眼直直的看着前方。奴营里的人,过的都是刀头舔血的生活,瞬间就知道有事生。转头一看,他们也都愣住了。

    胡忧正想悄悄靠上去,听听这几个伙夫在聊什么,没想到这还没近身,就已经让他们现了。身形露了,胡忧也没有再躲的意思,带着朱大能,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胡忧远远就问道:“哥几个,都忙着呢弄什么好吃的呢?”

    奴营吃什么,胡忧能不知道吗?他这也就一招呼而已。

    几个伙夫看到胡忧乐呵呵的走过来,一个个全都感觉腿肚子有些凉。今天的吃食可真不怎么样,这个胡忧万一看到了生气,把他们几个全给劈了,那就惨了。刚才说到人家被劈,他们都挺兴奋。这会轮到自己,可就没人高兴得起来了。

    “督将大人好。”

    有机灵的,赶紧给胡忧行礼。礼多人不怪,在没有摸清胡忧脾气之前,还是老实点好。

    有一个人带了头,其他的伙夫也全都单膝跪倒,给胡忧行礼。

    “见过督将大人”

    胡忧等所有人都跪倒了,这才笑道:“快都起来吧。这里到处是泥,就不用行礼了。”

    “谢大人。”

    伙夫们从地上爬起来,一个个都拿眼看着胡忧,他们都知道,胡忧的伙食不是在这里开的。因为胡忧虽然是奴营的统领,但是本身不属于奴兵,自然不可能和奴兵们吃一样的东西。所以他们都暗猜着,胡忧没事跑这里干什么。

    胡忧没管伙夫们心里想什么,自顾的开口道:“肚子饿了,特意跑过来看看,今天有什么好吃的,先给我来点。”

    胡忧边说着还边去开锅盖,一个个锅开过去,胡忧的脸色是越来越黑。到后面,胡忧脸上的笑容没了,一张脸,比正在灶上烧着的黑锅底还难看。

    胡忧一抬手,丢掉了手中的锅盖,用几呼是从牙缝里挤出的声音道:“兄弟们为国打仗,出生入死,就吃这些?你们是不是把好东西都给藏起来,吃掉了?”

    伙夫们叫道:“督将大人,我们可不敢呀。”

    胡忧道:“哼,晾你们也不敢。岂有此理,他们居然让我的兵吃这些东西。他们这是喂人还是喂猪。

    走,操家伙,咱们找地方讲理去”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