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086章 军团冲突

    第三卷《龙游浅水》计划中的分卷,我就不细分了,大家知道就行。兄弟们,胡忧的故事,将要越来越精彩了江南一梦……

    生了什么事?

    胡忧自己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胡忧只是感觉到,这个世界,似乎和之前的不一样了,他居然能够在这恶臭的沼泽里,感受到生机灵动。那些恶心的蛆虫,似乎都变得可爱起来。

    怎么会这样?

    胡忧有些茫然,那么热烈的生命气息,他还是第一次感爱到。动了动手指。指尖划过烂泥的感觉是那么的清晰,像抚过美人的肌肤一样。周围感觉不到任何的危险,那些安融人,好像已经离去了。

    “逃过一难?”胡忧问自己。

    答案似乎是肯定的,因为他没死。可是为什么会没死呢?他记得,那根呼吸用的竹管已经碎掉了。

    “对了,没有竹管,我怎么呼吸?”胡忧终于想到了这个严重的问题,精神不由得有些松懈,嘴角一松,一股泥水直冲而入。

    “哇,呸!”

    胡忧把一嘴的泥吐出来,手忙脚乱的扯着细绳,回到地面上。

    地面上的安融人果然已经离去,看到那绿树红花,鸣叫的小鸟,胡忧突然有一种很想哭的冲动。

    不用死真好!

    放眼看去,视线似乎清晰了很多,天地之间,万事万物,一块石头、一株小草,都隐隐的能感觉到充满着浓浓的灵气,它们好像都活过来了一样。沙沙的微风,轻抚脚边,是那么的温柔,就连那臭沼泽都似乎马拉戈壁的,更臭了。

    借着沼泽边的水,洗掉身上沾呼呼的泥浆,虽然那股臭气依然挥之不去,但感觉还是比之前要好了很好。

    仔细的观察了四周的动静,确定安融人一时并不会再来,胡忧找了块大石头,坐了下来,隐隐的提了口气,刚才的那种感觉又再次出现,体内有一股气流充斥着,暖暖的,非常的舒服。

    胡忧心中一动,暗想着自己是不是在机缘巧合之下,练成了什么内功之类的东西。

    九阴真经?如来神功?还是葵花宝典?

    小胡忧跳动了一下,抗议葵花宝典这么一说,它小日子过得挺好,没想过要下岗。

    事实上,现在就算是金大侠来了,也不知道胡忧究竟炼成了什么东西。他那个无良师父,就更不知道了。

    其实胡忧什么也没有练成,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他的体质改变了。

    实事上,在此之前,胡忧虽然穿越到这个世界,可是并没有完全容合进这个世界。对于这个世界来说,胡忧是一个陌生的个体,并没有任同他。胡忧的身体,也同样没有认同这个世界。

    胡忧和这个世界,就像是两条平行的线,虽然都在运动着,却并不重合。这也是为什么胡忧一直死命的练功,却得不增长的原因。

    这一次,胡忧可以说是因祸得福。在沼泽那种几乎全完封闭的环境里,在面对死亡的本能挣扎中,被胡忧吸在内体,却一直没怎么吸收的光影果,形成了一个异变诱因。光影果不但把胡忧的生命潜力给激出来,而且还再一次激活了血斧和雪里红蛇两大异宝。

    雪里红蛇性属yin邪,热毒无比。血斧性属酷冷,饮血无数。两大异物被光影果激活,在胡忧的体内争斗,可畏是殃及了胡忧这个池鱼。如果不是胡忧之前就已经吸收过一部分的雪里红蛇精华,又长期自我强化身体,那么在第一次冲击之下,他很可能就已经暴体而亡了。

    两种异物在体内争斗,胡忧的身体为了自保,当然得作出反应。因为胡忧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在某种意义上,他也属于一种世间罕见的异宝,勉强有了与两大异宝对抗的资本。

    这整个对抗的过程相当的复杂,真要说清楚胡忧的身上具体生了什么,跟本是不可能的。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胡忧在这次争斗中,得到了好处。他的**在得到加强的同时,因为体内的两大异宝,也得到了这个世界的认可。应该说,从现在开始,胡忧才算是真正的完成穿越,成为天风大陆的一员。由此展下去,他会达到什么境界,那就谁都说不上来。

    胡忧一抬手,右手心的血斧出现在了他的手里,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从心底生起。这是血斧第一次胡忧主动唤出,没有什么念咒语,就这么的一感应,血斧就出来了。

    胡忧直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这个血斧是个什么来历,怎么会拥有这么奇怪的特性。也许它此前的主人欧阳寒冰会知道些什么吧。不过现在两人相隔千里,要问她,似乎也不太可能。

    胡忧在心里隐隐的觉得,就算是欧阳寒冰,也不见得就能知道这个血斧的存在。如果她知道的话,当初她把这个血斧连同那个皮囊送给自己的时候,就应该会说的。可是她当时并没有说,那个皮囊,也是作为一种防御性的东西,送给胡忧的。

    实事上,胡忧猜得没有错。欧阳寒冰确实也不知道这个血斧的存在。别说是欧阳寒冰,就算是整个天风大陆,也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血斧是个什么玩艺。

    因为这个血斧并不是天风大陆的产物,它来自一个叫遗忘大陆的地方。在那里,血斧是属于圣物级的东西。可惜关于遗忘大陆的记载,千年前,就已经被当时的紫荆花帝国下令销毁掉了。千年前的紫荆花帝国,那可是天风大陆的霸主,它要销毁的东西,民间是不可能再存有的。随着紫荆花帝国的逐渐败落,四分五裂,直致在三十八年前,被里杰卡尔德这根稻草,弄得烟消云散。关于遗忘大陆的记事,还能有多少资料被保留下来,又在谁的手里,那就无从知道了。

    唤出的血斧,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大量的消耗胡忧的精神力。拿在手里,光彩流动,与真正的战斧,没有任何的分别。拿在手中把玩了一会,胡忧猛的砍向身后的那颗酸枝树,光影过后,拳头粗的小树,哗哗倒下,切口平滑如镜,像被打磨过一样。

    一斧过后,胡忧只觉得阵阵的头晕。苦笑一声,胡忧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驾驭这柄利器。

    想到这个,胡忧不由自觉气苦,自从来到这个天风大陆,在运气方面,似乎比以前好了很多,接二连三的,得到了不少好东西。不过无论是血斧还是换日弓,自己都没有能力挥出它们的威力。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明珠暗投。

    收起血斧,胡忧猛的精神一震。因为他突然感觉到,一丝丝的灵气,正透过皮肤的毛孔,融入他的体内。之前是不是这样,胡忧不清楚,但是现在,这样的感觉,相当清晰。

    之前用血斧所消耗掉的精神力,正一点点的得到补充,感觉很明显,要比睡觉恢复快很多。胡忧静静的坐在石头上,感知着这个过程。那一丝丝的灵气,似乎来自大树,花儿,小草,又或是石块,沼泽,不,应该说是来自天地之间的万物生灵。

    这个过程,是看不到的,不过胡忧可以确信,这不是错觉。他完全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体,确实正在产这样的变化。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这样的感觉消失了。胡忧感觉自己又恢复到了用血斧砍树之前的那种状态。胡忧激动得两眼通红,他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朱大能他们,练功都不怎么勤快,体质却要比他好,恢复得也要比他快。原来一切的答案,在这里。他们的身体,可以自动吸收天地灵气为己用。

    明白了这些,胡忧的信心再次大增。一理通,百理明。胡忧虽然还不清楚,自己之前为什么不能收吸天地灵气,但是现在,他知道,他与这个天风大陆的人,再没有任何分别。现在大家都处在同样的环境里,谁弱谁强,那就要看各自的本事了。谁能更多更好的吸收灵气,谁就成为强者。强者无捷径,唯一‘勤’字尔。天道筹勤,只有肯流血流汗的人,才能够成功。

    胡忧此时的心情,可畏大好。这个现,在胡忧看来,收获远远要大于刺杀林正风。杀一个林正风,算得了什么。只要自身的实力得到突破,万军之中,取敌人的级,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为了证事心中的猜想,胡忧打算在这里多留一天。这片烂沼泽地,现在已经被胡忧看成了福地,新的生活,就从这片烂沼泽开始。

    整整一天一夜,胡忧就在这块烂沼泽地上渡过。他反复的利用血斧来消耗身体的灵力,累得不行的时候,就坐在大头块上打坐,感受着灵气入体的恢复过程。在此期间,胡忧还几次跳进沼泽里,去对比沼泽和地面上的恢复情况。相比之下,胡忧现,在沼泽里的恢复度,大约比地面上快两陪。至于打坐嘛,对恢复度并没有任何的帮助,只是看起来,比较正统而已。

    一天一夜的反复消耗苦练,胡忧感觉自己似乎比昨天又强了一点。一开始,手中的血斧只砍一下,他就觉得非常的疲惫,头皮一阵阵的晕麻。现在同样还是只能砍一下,身体疲惫依旧,却没有了头晕的现像。这就是进步的证明。

    第二天一早,胡忧收拾东西,往令归城方向摸回去。胡忧从来没有想过,就这么找一个地方,隐居起来,埋头苦练。因为他知道,要想成功达成自己的梦想,武力是很重要,但却不是唯一的。只有武力的人,那是莽夫,成不了王者。要想成为王者,他必须付出和收获更多。

    走出山林,胡忧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一路上都没有现安融人的行踪,也不知道安融人是不是已经放弃了搜捕。摸索着小心前行,终于在第三天,令归城再次出现在了胡忧的眼前。

    第一眼看到令归城,胡忧吓了一跳。只见令归城上人头攒动,外城军营,军情鼎盛,大批的人马,正在修缮城防和在操练。

    一开始,胡忧还以为那是安融的人马,令归城已经被他们破了。可是仔细看看,那些人并不像是安融人,而且暴风雪军团的战旗,还插在城头上。这说明,令归城还在暴风雪军团的控制之中。只不过暴风雪军团的战旗旁边,并排的插着一面金色的狼头旗。

    看清了那面狼旗,胡忧有些恍然:“那是西部狂狼军团的狼头旗?援兵到了!”

    “什么人!”

    胡忧继续向前没走多远,就被一队警戒部队给拦了下来。这小队的人,身上穿的都是明黄色的军服,看来是狂狼军团的士兵。

    曼陀罗帝国一共有五大军团,每一个军团的军服样式,都是统一的制式,不过分属各军团的军服颜色,却都是不一样的。像暴风雪军团的军服,就是绿色的。而据胡忧所知,狂狼军团的军服,则是明黄色的。

    胡忧曾经对各大军团的军服颜色,做过评价。在胡忧看来,红fen军团的粉红色军服,最有吸引力。而皇家骑兵团的白色军服,最装逼。狂狼军团的黄色看起来挺贵气,东部黑十字军团的黑色军服最神秘。而自己身上穿着的绿色暴风雪军团的军服,最草根,还好头盔不是绿的,不然戴起来心里真有些便扭。

    胡忧看狂狼军团的士兵一脸的警惕,兵刀都拿在了手里,进紧出言道:“是狂狼军团的兄弟吧,别误会,我是暴风雪军团的。”

    狂狼军团一个队长冷哼一声,道:“你是暴风雪军团的人?”

    胡忧回道:“暴风雪军团不死鸟特战队统领,偏将胡忧。”

    狂狼军团的队长脸色一变,大喝一声道:“此人是奸细,给我拿下。”

    “是。”狂狼军团士兵一把就把胡忧围了起来,不由分说,就要动手。

    胡忧看事情不对,大喝一声道:“住手,我是偏将,你们敢以下犯上!”

    以下犯上,在曼陀罗帝**中,那可是重罪。就算是分属不同的军团,军衔等级也同样森严。胡忧喊出这话之后,狂狼军团的士兵暂时都停止了动作,转头看向队长,看他怎么说。

    队长看士兵停手不前,大怒道:“还愣着干什么,不死鸟特战队早就已经改编成不死鸟独立团,统领是齐拉维郎将,此人自称暴风雪军团的人,却连这个都不知道。不是奸细是什么。给我拿下。”

    那队长的话,胡忧听得脑袋嗡的一声。不死鸟特战队改编成了不死鸟独立团,统领成了苏门达尔的那个儿子,少将军齐拉维!

    那老子呢?

    马拉戈壁的,终日玩鹰反被鹰啄眼,自己辛辛苦苦带出来的部队,居然为他人做了嫁衣!

    胡忧只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愤怒,瞬间冲上大脑。面对冲上来的狂狼军团士兵,胡忧差点忍不住就要唤出血斧,和他们拼命。

    “住手!”

    一个声音喝停了狂狼军团的士兵,同样也惊醒了胡忧。声音很熟悉,胡忧抬眼看过去,来人居然是哲别。哲别的身后,还跟着几个原不死鸟特战队的士兵,他们挤进人群,瞬间就拉出刀枪,把胡忧护在了中间。

    哲别眼中带着泪花的说道:“胡忧大人,你没事吧。”从哲别不停的喘息来看,她显然不是路经此地,而是从什么地方赶过来的。

    胡忧还没有答话,就看到城里大队的人马冲出来,一个个全都眼睛红红的,拼命往这边赶。跑在最前边的,是胡忧的老部下候三。

    候三拿着把砍刀,刚一近前,就大声喝道:“谁敢动胡忧大人!除非从我们的尸体上踏过。”

    跟在候三身后的士兵,一下就把胡忧和狂狼军团的这个小队,全围在了中间,人人兵刀尽出,杀气腾腾。大有一言不合,就抽刀拼命的架式。

    狂狼军团的士兵,没有了之前的威风,从队长往下,全都慌了神。经过几次大战之后,胡忧的这些手下,一个个都成了百战老兵,论砍人拼命,他们可不怕谁。

    一股浓浓的战友之情,属下之意,弥漫在这不大的空间里。被士兵们护在中间的胡忧,感触最深。他的心灵,被深深的震撼了。从小闯荡江湖,四处漂泊,受尽人情冷暖的他,何曾想过,有一天,会有这么多血性的汉子,用命来保护自己。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顿时引得城防大乱。特别是狂狼军团的人,看到自己军团的人,被暴风雪军团的士兵围在人群中,一下全都火了起来。也不管究竟生了什么事,一个个提着刀,也冲了过来。

    不死鸟特战队的士兵,得到消息晚的,还在往这边赶。狂狼军团的士兵,也不相让,两方推推搡搡,虽然还没有动刀,但是场面却非常的火爆。

    双方只要有一个人忍不住,擦枪走火,两边的人马,马上就会打起来。

    事情从生到展,只经过短短时间,除了少人外,谁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有机灵的士兵,已经去向上面汇报了,而更多不明真相的士兵,还在涌出。其中包括很多不是不死鸟特战队的暴风雪军团士兵。V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