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081章 血战令归城

    ‘人命溅如狗’,这句话,在此时此刻,得到了充分的诠释。

    尸体,已经在令归城下,垒成了一座环城的地毯。活着的时候,他们有的是安融人,有的是曼陀罗人,现在他们不用在费心分什么国家的人,他们只有一个名词——死人。

    哈姆雷是一个安融人,今年刚满17岁。家里有母亲,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可爱的妹妹。他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累死在了那贫瘠的土地上。他从小到大,最大的愿望,就是让母亲和弟妹,能够顿顿吃上饱饭。至于娶妻什么的,他从来没有想过,因为跟本养不起。

    哈姆雷从出生就没吃过饱饭,长期营养不良,个子长得很小,不过现在,这却是他的优势。聪明的他,总是能躲在战友的身后,以避免被箭矢射中。就这么的,他居然冒着箭雨,来到了令归城下。

    地上的血水,已经把哈姆雷的鞋子给打湿了。这双鞋是他的母亲在临行前,连夜赶制给他的,他一直都很珍惜。有的时候他宁愿打赤脚,也舍不得穿这双鞋。

    现在哈姆雷穿着母亲亲手做的鞋子,等待着一个属于他的机会。三王子的话,他记得很清楚,第一个冲上城头的士兵,将得到一百个金币的赏赐。只要能能拿到这一百个金币,母亲和弟妹的生活,就会得到改善。如果再能给妹妹买上一条她最喜欢的裙子

    云梯刚架上令归城头,哈姆雷就豹子一样往城头上冲。他用余光扫了眼四周,心里很得意,因为他确定了自己是第一个蹬上云梯的。只要再上几步,一百个金币,马上就可以到手了。

    ‘啵!’

    哈姆雷很清晰的听到一声轻响,喧闹的世界,顿时静了下来。他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变得很轻很轻,妹妹那可爱的脸,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大铁枪贯穿的哈姆雷的身体,他意识到,自己要死了。他的身体抽搐着,有一些后悔。他后悔忘了问三皇子殿下,第一个登上令归城头的人,是不是生死不论,都能得到那一百个金币。

    “傻*。”一守城的士兵,从敌人的身体里,抽回自己的铁枪,狠狠的一口唾沫,呸在地上。这个是他今天杀掉的第一个安融人,他知道接下来,还有会有更多。他也曾经有想过,给自己的妹妹买一条好看的裙子,可惜他的妹妹,已经死在了安融人的铁蹄之下。现在他没什么梦想。心中,只有对安融人的仇恨。

    战争,没有因为一两个士兵的梦想破碎而结束,现在,一切不过只是刚刚开始。安融人还在一队队的前进,扑过护城河,冲到城墙下。爬上云梯,冲上城头。有失败的,没爬到一半,就惨叫的掉下来。有成功的,在一阵刀劈矛刺之后,同样被打落地面。一个士兵倒下了,另一个士兵继续着。

    令归城的箭雨,依旧在倾泄。负责扔石头的士兵,把一块块滚石,砸到安融人的头上。负责倒油的士兵,把滚烫的热油淋在安融人的身上,有时候,也会溅到他们自己,不过没有人在乎。

    林正风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他想用那些平民来让令归城的守军投鼠忌器。他并不知道,他的做法,点燃了令归守军上下的怒火。他们暂时忘掉了被克扣的粮饷,贵族的欺压,他们抱成了一团,一心想的只是怎么样把安融人杀光。

    第七联队,第十九联队,第八**队

    林正风没有时间去想什么错误不错误的问题,他红着眼睛,一道道的命令传下去。一支支部队,在他的命令下,扑向令归城。一支部队被打死打残了,那就再上一支。一支不够,那就两支,三支,无数支。

    在督战队的驱赶之下,一队队的安融士兵哇哇叫着往前冲。有些冲得慢的人,直接就被后面的部队给冲倒,踩死。

    弥漫战场的血腥味,刺激得所有人都狂。有些督战队员血液上冲,拉刀就把身前的士兵给砍了。也不管那个士兵有没有临阵脱逃。

    踩着尸山血海,借着令归城的箭雨变弱的机会,终于有安融士兵登上了城头。守城的曼陀罗士兵也早已经杀红了眼,丢掉手里的弓箭,拔刀就上。双方展开了最惨烈的白刃战。

    随着一处城门的失守,越来越多的安融士兵,像找到方糖的蚂蚁一样,全都涌了上来。

    无数的士兵在对砍,无数的兵刀插进对方的身体,无数的血洒在城头上,脸上,手上,身上。谁都知道,退一步,就是死,你不杀人,人就杀你。

    杀吧,砍吧,这里没有谁对谁错,也没有人在意谁对谁错。活下来,或是死掉,除此之外,再没其他。

    不死鸟特战队的守段压力很大,似乎因为这里是第一箭射出的地方,安融人报复性的把这里当成的主攻地。光是云车,这个地段就布了不下三十架,还有什么撞墙车,攻城车,只要战场上有的器械,这里都有,而且数量还是最多的。

    “马拉戈壁的,安融人太欺负老实人了,弄这么多人来打我这边。”胡忧边一支支箭矢往墙下射,边骂骂咧咧的。

    哲别早就已经习惯了胡忧嘴里的胡说八道,就这主还敢自称老实人,真是要命。

    候三跑到胡忧的身边大叫道:“偏将大人,安融人上来了,你快撤。”回到令归城不久,胡忧就没再让士兵叫他司令了。

    胡忧瞪眼道:“撤个屁,这里到处都在砍人,你要我往哪撤。快叫支援,快点。”

    “报军团长大人,胡忧偏将所部告急,请求增援。”

    苏门达尔达起身皱眉道:“又告急?”

    传令兵回道:“是的,大人。胡忧所部防段,受到安融人的重点袭击,城墙已经坍塌了大半。现在正与安融人进行白刃战。”

    苏门达尔看了眼独子齐拉维,问传令兵道:“胡忧的情况怎么样?”

    传令兵回道:“不知道,整个城门都打乱了。”

    苏门达尔点头道:“嗯。好了,我知道了。”

    对于援兵的事,苏门达尔提都没有提。一旁的齐拉维,嘴角牵起,似乎露出了笑意。

    ¥¥¥

    峒独城。

    本田龟佑战在城墙上,远眺着令归城的方向。那边的撕杀,就算远隔二十公里,都能隐隐听到。

    铁克拉退后一步,站在本田龟佑的身边。他的野兽军团没有参加这一次的攻城,他显得有些悠闲。

    本田龟佑看着天边那黑烟集成的乌云,淡淡的说道:“看来他们打得很凶呀。”

    铁克拉道:“林正风这次是拼命了。他来青州这么久,寸功未见,有些急了。”

    本田龟佑扬扬眉毛道:“年经人总是火气大的,看来咱们要再一次请求增兵了。”

    铁克拉道:“军师大人,这次林正风调集十万大军攻城,难道还是没有胜算吗。要知道令归现在可战之兵,最多也不过两万人。军力可是五比一。令归城又不是什么坚城。”

    本田龟佑摇头道:“打仗是不能这么算的。林正风错就错在,不应该用那些平民来激怒曼陀罗人。仇恨,有时候是非常可怕的战力。

    再说了,我也不会让林正风这么轻易得手的。”

    ¥¥¥

    激战从天明打到黄昏,已经打了整整一个白天了,令归城现在就像是一个绞肉机,每时每秒,都在收割着生命,没有人能让它停止转动。

    安融人的攻势还在继续,他们似乎有死不完的士兵。小小的护城河已经全都被尸体给堵死了,河水散着呛人的血腥味。别说喝,普通人闻一下,都可以吐死。

    近十个小时的高强度作战,不论是胡忧的士兵,还是暴风雪军团的其他士兵,现在都已经身心疲惫。城头上的弓箭,基本上都已经射完。白刃战从中午打到现在,大家都已经变得有些麻木。无论是砍人还是被砍,都没有太大的反应。之前为砍倒一个安融人而欢叫的场面,早就已经不见了。有些士兵甚至打着打着,就倒在了地上,也不知道是被砍伤了,还是睡着了。

    令归城不好受,进攻的安融一方,同样不好受。林正风此时正坐在行军帐里,两眼布满的血丝。十个小时的高强度攻城,他的部队伤亡人数要比守城的曼陀罗人高得多。特别是第一波段的进攻,光是填护城河,部队的死伤就不下一万人。现在己方的部队虽然已经可以不时的蹬上对方的城头,可是能上去的毕竟还是少数,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攻城之前,林正风的自信是满满的。本田龟佑拿下峒独城的作战过程,林正风没有看到,但是各种数据,他还是有仔细的研究过。本田龟佑以五万兵力攻打峒独城,并没有遭遇到多大损失,就活抓了暴风雪副军团长克雷斯波。在林正风看来,令归虽然是苏门达尔亲守,但是战力也不见得能比峒独强多少。林正风觉得自己的军事能力,并不在本田龟佑之,手握十万大军,拿下令归城,应该是很容易的事。

    可是林正风万万没想到,自己妙计尽出,十万大军拼死进攻,损失近四万人马,居然还没能拿下令归城。这让他如何不愤怒。

    卡洛斯在军帐外转了三圈,终于还是硬着头皮,和几个联队长来到林正风的面前。他知道林正风现在的心情极坏,可是他非进来不可。今天的损失已经非常大了,他不能看着士兵就这样死去。万一上头怪罪下来,林正风是皇子,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他们这些领兵的,日子就难过了。

    卡洛斯道:“三皇子,天已经快黑了,我看是不是暂时收兵,从长计议为好?”

    “是呀,三皇子,士兵们打了一天,到现在还没有吃饭。”

    “三皇子,今天拿下令归城,恐怕不太可能。我军的伤亡太大了。”

    “三皇子”

    “住口!”林正风猛的抬起头来,血红的眼睛,…扫过跪在他面前的将领。今天早上出兵攻城的时候,同样也是这帮人,信誓旦旦的保证一两个小时之内,就可以拿下令归城。声尤在耳,现在他们又一个个说要收兵。

    这兵,是想收就能收的吗?难道我林正风十万大军,还拿不下这小小的令归城!

    众将看林正风不开口,一个个都不敢说话。外面的撕杀依然在继续,军帐里一时却落针可闻。

    林正风沉默了好一阵之后,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定。卡洛斯几个刚想要在心里松口气,没有等来林正风的撤退命令,而是等来由林正风嘴里念出的一份长长的名单。

    林正风也没有看什么文件,就那么用生冷的口气念道:“第五纵队苏克拉,七纵索斯劳尔,千夫长阿克瑕丝,千夫长叶炜,千夫长”

    林正风一口气念了十七个中级军官的名字,每听到一个名字,卡洛斯等人的眼睛都猛的跳动几下,不知道林正风这是想要干什么。

    林正风说完之些名字,停下来,仔细打量着眼前一众高级将领,直看得他们一个个害怕得低下头,这才说道:“这十七人,作战不利,造成我军重大损失。我刚刚已经下令,将他们捉拿,不知道各将军,有什么意见吗?”

    众将军伏道:“三皇子英明。”

    意见?开玩笑。谁敢有什么意见。就算是有,也不能说呀。

    林正风冷笑一声道:“都没有意见吗?很好。传令兵!”

    “在,皇子殿下。”

    林正风最后看了众将军一眼,道:“传我命令,苏克拉等十七人,作战不利,贻误战机,就地处决,脑袋悬于军阵之前,以儆效尤!”

    卡洛斯等人听到林正风的话,脑门子都出汗了。那可是十七个千夫长以上的将官啊,就这么说杀就杀了。林正风现在一气杀十七个千夫长,下一步,恐怕就要砍万夫长了吧。

    林正风下完命令之后,回到自己的帅位坐下来,开口道:“卡洛斯。”

    卡洛斯浑身一哆嗦,颤声答道:“末将在。”

    林正风道:“我命你全权负责此次攻城,指挥各部人马,拿下令归城。”

    林正风说着抬手解下自己的宝剑,继续道:“有不服调配者,可先斩后奏!”

    林正风此话一出,别说是卡洛斯,就算是其他的统领和站在林正风身边的西端尔都脸色大变。先斩后奏,这可不是开玩笑的,那可是上方宝剑,说砍谁就砍谁。

    卡洛斯心里很清楚,要拿下令归城,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可是这命令,他不能不接。不然的话,林正风第一个就会砍了他。

    卡洛斯跪地接过林正风的配剑,高高举起道:“末将尊命。”

    ¥¥¥

    令归城上。

    胡忧看到安融人终于退去,累得一屁股坐在城墙上,不到两米远的地方,就躺着几具尸,不过他已经顾不得那么许多了。这一仗打得真够苦得,到现在足足打了十二个小时,手都快抬不起来了。

    哲别今天没怎么杀敌,她的任务就是守在胡忧的身边,保护他。虽然是这样,她也累得不行。胡忧从来不会在一个地方呆上过三分钟,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这段城墙上,和胡忧跑来跑去多少次了。

    哲别看胡忧直接坐在城墙上,不由开口道:“大人,别坐那里,全都是血。”

    胡忧累得都不想说话,女人就是麻烦,她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环境,难道还有哪个地方是不带血的吗?

    这时候候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出来,把两个馒头塞给胡忧道:“大人,赶紧的,先吃点东西。”

    胡忧看候三身后跟着的士兵,正在给大家分馒头,这才咬了一口道:“安融人退了没有。”

    候三摇头道:“恐怕没那么快,他们正在整队,看起来,他们还要连夜攻城。”

    胡忧骂道:“马拉戈壁的,那个可恶的林正风,他还让不让人活了。”

    候三苦笑道:“我看他现在恨不得生吃了我们。”

    仗都已经打成这样了,很显然,林正风没有让他们活下来的意思。

    胡忧摇摇头,看向哲别道:“你那个蜂蜜还有没有,给我喝两口。”

    哲别解下水囊摇了摇道:“最后一口,你之前已经喝掉了。”

    胡忧翻翻白眼道:“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传令兵跑到胡忧的身边道:“胡忧大人,苏门达尔军团长请你到军部一趟。”

    胡忧和候三对望了一眼,同时摇摇头。他们都猜不出苏门达尔在这时候叫胡忧去,究竟所为何事。

    候三很机灵的靠向传令兵,偷偷塞给传令兵一些铜钱,打听道:“这位兄弟,军团长大人有没有说是什么事?”

    传令兵拿了钱,脸色却没什么改变,依然冷着脸道:“军团长大人没有说。军情紧急,还请胡忧大人马上走一趟。”

    传令兵虽然没有说是什么事,但是他收了候三给的钱,胡忧多少安心一些。三两口解决了馒头,站起跟传令兵去了。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