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075章 乱战

    夜更深了。

    齐拉维回头看了眼苏门达尔那关上的房门,脸色黑得跟锅底一样。侍卫看到齐拉维的脸色不好看,全都把脸转过了一边。他们用脚膝盖想都能知道,这位花花公子少将军,肯定又被军团长骂了。这时候去惹他,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齐拉维本想找人出气,看那些士兵一个个全都学乖了没机会,冷哼了一声,迈步下楼,心里腹诽着老爹的种种不是。

    “少将军好。”侍卫长科奇士刚要上楼,看到齐拉维下来,敢紧闪开半个身子,给他问好。

    “嗯。”齐拉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答应。

    科奇士看齐拉维没有停下脚步,暗暗的松了口气。他心里清楚,这位军团长唯一的儿子,刚刚被骂了一顿,心情肯定不好。虽然齐拉维也不敢拿他了出去,但是离他还是远一点的好。

    谁知道科奇士的高兴还没过,已经走过科奇士身前的齐拉维又站住了脚步,转头看着科奇士手上的一只金色箭矢问道:“科奇士,你拿个破箭上来干什么?”

    科奇士恭敬的回道:“这是不死鸟特战队统领胡忧的令箭,他派了手下过来,要求面见军团长大人。我这正要报告给军团长大人。”

    虽然科奇士和齐拉维都是督将,大家是平级。但是齐拉维的身份摆在那里,他可不敢在齐拉维的前面放肆。要知道出到外面,人家叫他督将,可是叫齐拉维少将军的。

    “不死鸟特战队?”齐拉维底头想了想,问道:“是不是那个在军中乱抢士兵的乡下佬?”

    科奇士这才想起眼前的这位少将军不爽那个胡忧。当时不死鸟特战队成军的时候,齐拉维手下好几个士兵被胡忧拉走。为这事,齐拉维还和苏门达尔红过脸。

    科奇士有些无耐的回道:“正是这个胡忧,少将军。”

    果然,齐拉维一听到胡忧的名字,脸色就更不好看了,重重的哼了一声道:“那个乡巴佬,我早晚要收拾他。他这次见军团长干什么?”

    “我不知道,他的属下拿着令箭来,说是一定要面见军团长大人。”科奇士擦了把汗,他心里清楚得很,那个胡忧这次要有麻烦了。

    齐拉维脸色铁青的叫道:“放肆!他以为他是谁,随便丢出支破箭就想见军团长。军团长是那么随便就可以见的吗。

    别管他,走,陪我喝酒去。”

    科奇士犹豫着说道:“少将军,怕是胡忧那边有紧急军务吧。”

    “他一个在敌控区打打粮草的部队,能有什么紧急军务。我老爹已经几天没睡了,这才刚睡下,别去打扰他了。”齐拉维半推半拉的,硬是把科奇士给拖走。军务,屁个军务。

    相比是令归的平静,峒独就要热闹多了。这里杀声阵阵,火光冲天。撞墙车那沉闷的声音,让大地都在颤抖。半个小时之前,安融人十万大军,突然出现在墙下,二话不说,就开始攻墙。

    峒独守军跟本没有任何的防备,当时大部份士兵都在睡觉。很多士兵连甲衣都来不急穿,光着膀子就冲上了城头。

    “第一,第三,第十五纵队,去城南。第二十七联队,全部上城东。顶住,给我顶住。”克雷斯波两眼血红的狂叫着。

    安融人的进攻非常的猛烈,袭击得手之后,更是得理不饶人。一个个跟不要命似乎,呐喊着往前冲。峒独城在安融人的眼里,就像一块方糖,每个士兵都想扑上去要咬上一口。

    两边人马射出的箭,密密麻麻跟下雨一样。哪个运气不好的,一不留神就被射成刺猬。可是没人管这些,两边人都挥舞着带血的兵刃,相互对砍。

    “三皇子的计策果然高明,看来用不着天亮,我们就可以拿下峒独城了。到时候看那本田龟佑还有什么好说的。”西瑞尔在林正风的身边讨好道。

    “嗯,现在言胜还为时过早。曼陀罗人也拼得很凶。”林正风一脸得色的说道。这一次,他是不顾军师的反对,强行以自己的身份下令,动这次偷袭。现在得到这么好的效果,他当然很得意。

    西瑞尔瞟了军帐那边一眼道:“三皇子英明神武,布下这妙计,现在大局以定,胜利那是迟早的事。曼陀罗人不过是强弩之末,顶不了多一会了。”

    军帐里本田龟佑脸无表情的坐着,对外界的打杀之声,听而不闻。整个人都在灯影之中,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十里外的金骨山营门外,气氛显得有些诡异。守营的士兵,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一队呼呼喝喝走过来的士兵。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队长,安融的士兵们都有印象。特别是腰里别着一杆大烟枪的门官,对那个拿着皮鞭乱抽的队长更是熟悉。刚才没多久前,那家伙还抢他的烟抽。

    可是他不是只有五个手下了,怎么一下变得这么多人,这得有百来号吧。

    “嘿,还没下岗呐。”胡忧远远的就给那营门官打招乎。

    “还没。你这是上哪弄了这么些人,干什么用的?”营管远远问道。他已经看清楚了,除了胡忧自己穿着军服外,那些人都装着民服,看着像是老百姓。

    “你不知道?”胡忧一脸惊奇的样子,小声让手下加快度。

    “我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呢。”胡忧继续装迷糊,手里的鞭子不时挥舞着。

    营门官还有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知道些什么,突然现这队人已经过了警戒线,赶紧叫道:“停,停下来。没有将令,你不能带他们进军营。”

    “我说你招什么急嘛,这些都是三皇子要的人,你看,我这不是有将令吗。”胡忧嘿嘿笑着,加快度靠上去。

    营门官看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刚想拔出腰中的刀,就听到一声尖利的呼哨声,那百多人猛的就往前扑,紧接着光影一闪。后面还有更多的人闷声扑了出来。营门官想叫,但是已经不出声音了。刚才那道光影,早就扎在了他的心口上。

    事情生的太突然,守门的士兵还没有明白过来是什么回事,就倒下了一半多。刚才那些看起来是死狗一样的百姓,一下像打了鸡血一样,拉刀就跟人跟命。

    不死鸟特战队特点队沿袭了以前第三纵队的风格,无论是砍人还是被砍,都闷声不吭的,挥着刀就往前冲。习惯了在大喊大叫之中作战的安融士兵,突然遇上这么一支部队,非常的不适应。你拼着命的砍人家一刀,人家连哼都不哼一下。面对这样的部队,未战心都胆怯三分。

    示警的铜锣声并没有响起,不过营门后的那千人队已经冲出来了。胡忧在感叹这些人反应奇快的同时,拉着哲别,拼命的往自己的队伍里钻。他和哲别的功夫都不怎么样,这种近战式的拼命,并不合适他们。他们只能在人群里抽冷子射冷箭。

    此时的营门前,真是比过年还热闹。两双的箭矢连绵不绝的射出,也不管它能不能射中,反正是射了再说。

    有冲得猛的特战队员,已经冲进了大营里。这些人牢记着胡忧之前下的命令,四处倒火油。到处乱放火。

    被警戒部队挡在外面的特战队士兵,闷声不响的往里突。什么战术,什么阵型,在这里全没用,漫山遍野都是相互砍杀的人。战斗是越来越激烈,双方在营门外杀来杀去,可谓是刀刀见血。

    胡忧一箭把一安融队长射了个对穿,在里心暗暗的得意,这种躲在一旁抽冷子的事,他最喜欢做。刚想再找下一个短命鬼,哲别一把把胡忧拉到一边道:“大人,部队太乱了,完全没有一点阵型,挥不出攻击力,人多的优势,也显然不出来。”

    胡忧不以为然的说道:“阵型个屁,打群架哪还有什么阵型的。砍翻就得。”

    阵型这东西,胡忧听说过,不过他觉得那都是放屁。两军对冲,有时候连人都踩死了,哪还有什么阵型不阵型的。

    哲别差点没晕过去:“这是打仗,不是打群架,你至少要弄个攻击主力点吧。你看现在大伙都四处分散。有些弟兄已经冲进大营里了,有些还在放面晃。你不是说你上过军校的吗,怎么什么都不知道的。”

    之前她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直到两军打起来她才现,这仗和以前打的不一样,特乱。

    被哲别这么一说,胡忧也现这仗打得有些不太对。天河那仗,他打得很好,那是因为他主守。他用的招术,大部份都是从那本马里兵书里找出来的。马里兵书是一本专教守城的书,里面守城的办法非常多,但是主动进功的一点都没有。

    胡忧是上过军校,要是他只上了几个月就跑回来打仗了。那时候他主要学的都是怎么跟人玩心眼的战计,跟本就没有学过阵法。现在要用起来,还真是抓瞎。

    “不行,不行,这样打下去,跟本就没个结果,弄不好,咱们全得让安融人给吃了。”胡忧看着越来越乱的战场,出了一脑门子汗。不死鸟特战队跟本就没有合练过阵法,自己又不会这些,现在要摆阵,‘龙门阵’也许还行,动嘴皮子是他的强项。这战斗阵他还真不给力。

    “阵法,阵法,一元,两仪,三才,四象,五行,**,七星,八卦,九宫”胡忧一着急,把当年看武侠小说看到的那点东西,全都给捣鼓出来了。

    “大人,你说什么呢。”到处打成一团乱麻,哲别听不清楚胡忧在叨叨什么。

    胡忧叫道:“这样,别的阵法看是来不急了,咱们只能试试两仪阵,也许能有些用。传我命令下去,让士兵两两为一组,冲着营门给我往里冲。”

    胡忧口中的阵法,都是些在小说里看来的东西。别说他不会,就算是会,那些也都是个人用的小阵法,和行军打仗用的阵法跟本就不是一回事。真正行军打仗的阵法,像一字长蛇阵,二龙出水阵,天地三才阵,四门兜底阵,五虎群羊阵,六丁六甲阵,七星北斗阵,八门金锁阵,九字连环阵,十面埋伏阵等等这些,才是大军团作战时用的。

    真正的军阵要通过操练,士兵们要学会进退的规矩、聚散的法度,熟悉各种信号和口令,在战斗时做到令行禁止,协调一致,挥整体合力。把一万,十万,甚至是百万军队的力量,汇集在一起,可攻,可守,可战,可退,让每一个士兵,都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那才军团做战的指挥艺术。

    胡忧突然而下的命令,顿时让战场变得鸡飞狗跳,混乱无比。谁都不知道胡忧为什么要下这样的命令,但是不管他们知不知道,都要执行。于是呼,一个在战场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场面,出现了。

    因为胡忧下的命令并没有指定谁和谁一组,所以接到命令的士兵,很自然的就近随便找一个战友,然后组成一对。他们的武器跟本不匹配,有拿长枪的和玩匕的成了一组。有用弓箭的和使长刀的挤在了一处。更有甚者,被边上的两个人同样看上,两边一夹,变成了三人一组,战情太紧,一时找不到别的兄弟组队,干脆就这样打着先再说。

    不死鸟特战队的人乱,安融人更是打得满头的雾水。这边打得正高兴呢,突然对手不见了。这不见就不见吧,刚想另找一个人砍,那边又同时冲出两个或三个人,砍自己一个,这不是要了亲命吗。很多安融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砍倒,到死都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

    都说战场是最好的练兵场,三三两两组合起来的不死鸟特战队士兵们,打着打着,慢慢就现了这种打法的好处。两人组合在一起,不但砍人的时候,火力更猛,防守的时候,也比一个人轻松多了。随着战士们越来越适应,这种组合的战力,开始挥出来,然后变得越来越强大,渐渐的安融人就顶不住了。

    胡忧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战场,吃惊得都说不出话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个无心插柳,居然真能柳成阴。

    哲别激动的叫道:“大人,你真是聪明,你的办法真是太有效了。”

    胡忧几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在那乱叫道:“快,快把这些组合方式都记下来,他祖母的,这些以后就是老子的独门绝活。两仪都能那么厉害,那三才,四象,八卦,九宫弄出来,那得多强大。哇哇。”

    士兵们也有些愣,怎么刚才还很强大的安融部队,一下就变得不经打了。经常是同伙把对方的刀一架,自己再把枪往前一送,就干掉一个,跟砍瓜切菜差不多。一千多人的部队,这还没打几下就全部消灭了。

    “大人,我们该进去抢粮食了。”

    “啊,对对,差点给忘记了。***都愣什么愣,赶紧的,第一到第十战队,进攻营帐,第二到第二十战队,阻击校场的回军,二十一到三十战队,抢粮食,能抢多少抢多少,拿不了的,全给我一把火烧了。

    其它和部跟着老子做机动。马上行动。”

    胡忧把之前分配的任务,又再次叫了一遍,士兵们哄然而去。

    “三皇子,士兵来报,我们的大营正在遭遇敌人的进攻。”西普乐一脸惨色的向林正风报告道。

    林正风正想着怎么让这一仗打得再漂亮一些,闻声整个人都呆住了。

    “你说什么?”

    “敌人偷袭了我们的金骨山大营。”

    林正风一把掐住西普乐:“他们怎么敢,有多少部队?”

    西瑞尔眼睛都翻白了:“有咳咳”

    林正风这才现西瑞尔被自己掐住。

    “快说。”

    “咳咳,具体有多少部队,我也不清楚。下面,下面人回报说,整个大营都乱了套,到处都是曼陀罗的人。”

    峒独城里,汉弗莱城守向克雷斯波报告道:“副军团长大人,安融人撤了。”

    “呼!”克雷斯波长长的出了口气,这一仗打得太惨了,要是安融人再攻半小时,峒独就丢了。

    “我们还有多少兄弟。”

    “不到一万了。南墙被撞开的那个大口子,填掉我们两个联队。”汉弗莱的眼中隐有泪光,整整两个联队,两千名战士,都在他亲手送上去,战死在他面前的。

    “安融人为什么撤退,查到了吗?”

    “和之前那个士兵说的一样,是他们的部队,袭击了安融人的大营。”

    “那个胡忧真干了?二千多人打人家的大营?”

    “是的,如果不是他们,峒独和我们就都玩了。”

    克雷斯波认同道:“嗯,安融人这次太狠了,居然调十万人偷袭我们。没死算我们命大了。”

    汉弗莱想起那个士兵带来的话:“大人,我们要不要追击安融人?”

    克雷斯波眼睛一亮,随即暗淡下去,看着城楼下面的士兵,默默的摇头。士兵们顶住了十万大军的进攻,早已经累得站不起来了,还拿什么去追击安融人。那个胡忧的计划是不错,但是跟本不可能实行的。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