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038章 如此历史

    按着胡忧的要求,没挖多久,朱大能就叫了起来:

    “队长,你过来看,真有马,而且还不是一匹。”

    胡忧沉声说道:“看来和我相像中的一样,就从这里挖,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里面应该是科库他们。”

    “是。”

    众人齐应声。

    “一定要小心,宁可慢点,也不要急进。不然造成二次蹋陷,他们就没救了。”

    朱大能一伙,有的用手,有的用刀枪什么的,一边小心的挖土,一边加固四周。随着第一匹马被挖出来之后,接二连三的,又有好几匹马被挖了出来。

    “队长,这里有一个洞,里面有人。啊,是科库校尉。”

    “别大乎小叫的,把他们一个一个弄出来,快。”

    “里尔多,你去清理出一块空地,人救出来后,把他们一字排好。”

    “是队长。”

    随着众人的努力,第一个被埋的人,终于被送了出来。

    “队长,是科库校尉。”

    “别管他是谁,放在那里躺好,心口向上,里面的人加快进度。拉雷,你想办法往洞你扇点风,增加里面的空气。”

    胡忧交待完这些之后,马上跑到科库的身边。科库的整个脸都已经紫了,眼角肿起一大块,还不时的有血丝滴下来。只看这些,胡忧就知道,这家伙还活着,不过窒息很严重.再不急救,也活不了多久了。

    窒息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人工呼吸配合心脏按压,不过胡忧可不打算给一个男人进行人工呼吸,再说科库的呼吸道里全是泥,跟本也进行不了人工呼吸,等清理完呼吸道里的泥,他也基本没命了。

    于是呼,胡忧没有经过半点犹豫,拔出随身的匕首,一刀就切开了科库的气管。

    “呼。”科库如漏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下从切口出泄出不少废气,胡忧又连连动手,终于暂时帮科库恢复了呼吸。

    胡忧回头看到朱大能正瞪大了两只牛眼看自己,不由喝道:

    “朱大能,你傻了。还不把人放下来。”“啊,是,是。”朱大能这下才反应过来,把一直抱在怀里的人,放在科库的旁边。完了他又忍不住瞄了科库一眼,看科库胸口不断上下起伏,这才放心下了。

    “你以为我要杀了他?”

    胡忧看朱大能的表情就知道朱大能心里在想什么?

    朱大能擦了把头上的汗水,连连摇手道:“不,不,我知道队长这是在救人,只是,这方法太吓人了。”

    胡忧拔出匕首的时候,他刚好就在胡忧的身后,把胡忧的动作全看在了眼里。

    “我还有更恐怖的,你要不要试试?”

    “不要,队长,你可千万别吓我,我这人胆小。”

    “那还不快去救人。”

    “是,是。”朱大能一溜烟转身就跑,好像后面有野狗追他一样。

    “吓不死你。来,让我看看下一个是谁。”

    “秦明!”胡忧手中的匕首颤了一下,眼中的神色飘忽不定。胡忧一直视秦明为自己的对手。秦明无论从功夫,长像还是对机会的把握能力,都是一流的。这人有手段,又够心狠手辣,前途无可限量。同一军中,有这样一个对手,决对不是什么好事。周瑜和诸葛亮的故事,就足以引起胡忧的警觉。此时如果借机解决秦明,绝对是一个一劳永逸的好机会。

    杀,还是不杀。胡忧的心里在巨烈的挣扎着,脑中又浮现出了那句话--你真没用,你真没用

    “马拉戈壁的,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猛然,胡忧眼中杀机一现,手中的匕首电闪而出,就在这个时候,躺在秦明身边的科库突然一声大吼,从地上坐了起来。胡忧心一惊,手一跳,匕首滑过秦明的气管,留下了深深的伤痕。

    切开气管,秦明体内的浊气,一下泄了出来。胡忧心中暗叹,一次绝好的机会,就在这犹豫间,错过了。

    泥堆里一共挖出了十八人,不过还活着的,不过五人而已。除了秦明和科库,另三人都是科库手下的骑兵。

    五人之中,科库恢复得最好,这也许跟他最先被救出来有关。清理完呼吸道和缝合上气管之后,他已经能活动手指了。

    秦明缺氧也不是很严重,不过他的背在躲避泥石流的时候,被一块大石砸中,伤得不轻,想要马上站起来,比较困难。

    胡忧领着自己手下的八个兵,用了大半天时间,才把这些伤兵弄回到顶泗。回到顶泗,胡忧才知道,他们这十五人,是唯一在这次灾难里,活下来的人。

    一支近千人的军队,除了十五人外,全部葬身泥石流的消息,如长了翅膀一样,几天之内,就传遍整个帝国,引起各方震动。

    胡忧提早预警,智避天灾,使得手下八个士兵无一伤亡,而后又割喉救人的事,更是上到帝国皇帝,下到平民百姓,无不交口称奇。有好事者甚至把胡忧的这些事,编成故事儿歌,四处传唱。胡忧之名可谓一夜红遍大江南北,百姓可能不知道帝国的皇帝是谁,但是绝对都知道帝国有胡忧这么一号人物。

    胡忧一行人回到顶泗的当天,就被顶泗镇守奥维马斯接进镇守府,好吃好住的招待着,等待上头的指示。因为林克一直没醒,而科库和秦明又都有伤,胡忧现在成为了这支部队的指挥官,所有的事,都由他来决断。虽然只有十五人,但是顶着的可是一个联队的番号。这让胡忧暗爽不已。

    胡忧现在还不知道外界对他的传唱,更不知道,他已经多了一个不死鸟的外号。他向奥维马斯借了三百个兵士,每天都忙于清理死难者的遗体遗物。三百人,足足干了七天,才基本收拾好了残局。胡忧还把每个死难者的骨灰遗物分别封装,打上编号姓名,编造成册,待血酬下发之后,一同送回他们的故里亲人手中。

    事发的第八天,胡忧正带着朱大能几个,清点最后一批死难者遗物,顶泗镇的士兵来报,帝都派来了特使,专职处理这次的事故。

    胡忧一直认为这事应该会由暴风雪军团的人来处理,没想到,居然会是帝都方面的人,一时间有些忐忑。跟着士兵来到镇府前厅,看到镇守奥维马斯正陪一个人城守在说话,赶紧上前行礼。

    “暴风雪军团新1团2师2联3纵队2分队1小队队长胡忧,见过城守大人,镇守大人。”

    来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身穿一身白金甲,白金甲上特有的甲纹,一看就知道是皇家骑兵团的人。

    城守上下打量了胡忧一翻,这才开口道:“你就是不死鸟胡忧?”

    胡忧心中暗骂,这该死的外号,也不知道谁给起的,表面上却一脸恭敬的回道:“末将正是胡忧。”

    “嗯。”城守淡淡的哼了一声,用还算客气的口气说道:“我是皇家骑兵团库比拉斯亲王帐下城守苏克,奉巴伦西亚陛下和库比拉斯亲王的命令,前来调查这次的灾难事件,希望你能好好配合。”

    胡忧大声的回道:“是,苏克大人,末将一定全力配合大人工作。”

    苏克一挥手,门外进来几个士兵,看来是准备做记录的:“好。现在你把你所知道的事件经过,详细的给我说一遍吧。”

    胡忧从怀里拿出已经整理好的册子,双手捧着道:“报苏克大人,这是末将这几天抽空整理出来的材料。包括事件的起因经过和伤亡记录,都有详细的说明,请大人过目。”

    “哦!”苏克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他没想到胡忧居然已经准备好了这些。要知道军人低级将领会做这活的可不多。无论他写得怎么样,能想道事先做记录,这就能算是很了不起的事了。

    苏克接过胡忧交上来的材料,随手打开。一看始他并没有很在意,只是想随便看看而已,但是只看了两页,苏克就放不下来了。曼陀罗以军治国,军中识字的人,本就不多,会写记录的就更少了。苏克之所以这次被派来,就是因为他在这方面有专才。可是当他看到胡忧的记录之后,他觉得自己以前写的那些,简直就是个屁,连屁都不如。

    苏克以前称之为的记录,不过是用简单的文字把事件记下来而已。但是胡忧这个记录就不同了,他不但用文字,还画了很多的图表。什么死伤,损失记录得都非常明确详尽。简单易懂,使人一看就能明白,比他写的那些,不知道强了多少。

    苏克再一次打量了胡忧,问道:“这些都是你写的?”

    说实话,苏克还真有些不敢相信,手中的这份记录是出来眼前这个年轻人之手。虽然这一路行来,他就已经听到了不少关于胡忧的事,包括胡忧一入新兵营,就被升为夫长,之后又被升为队长和这次灾难中的表现,但是他始终认为,传言不免有些夸大。可是现在看来,自己也许还是小看这个叫胡忧的年青人了。

    胡忧这还是生平第一次做这种记录,之前也没有看过军中其它人是怎么写的,他完全是按着自己所想来做,也不知道做得怎么样,被苏克这么问起,还真有些没底。

    “这些确实是末将所写,如有不当之处,还请大人示下。”

    “嗯。”苏克点点头,再次翻开记录,他这次不是在看,而是在思考。思考把胡忧挖到皇家骑兵团的可能性。

    建国三十八年来,由于太祖皇的余威和曼陀罗帝国的军威,周边各国虽时有犯边之意,小摩擦是有,却一直没有哪个国家,敢与帝国全面开战。

    无论是邻国,还是本国民众,都无不深知帝**力的强大,但是苏克却知道,这所谓的强大,不过是浮云而已。

    当年跟随太祖皇帝打天的老将,老的老,死的死,三十八年的春秋,早已经扫去了他们的虎威。当年那批铁血天下,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悍兵,年绩最小的,到现在也快六十了,养儿弄孙,尚且不怠,再上战场,那是不可能了。

    三十八年的平静生活,已经让很多人都忘记了战争的残酷。其他的军团暂且不提,就拿皇家骑兵团来说,这个号称天风大陆最强大的军团,现在不过是让那些富家公子,世家之后混个资历的地方而已。这些人说好听了,算是将门之后,实际上,不过是没见过血的蛋子而已。平日打架斗狠,一个比一个厉害,真把他们拉上战场,哼,能站直不趴下,那就算是好样的了。

    苏克这个城守,虽然也没有亲自带兵打过仗,但是他是生于战火,长于战火的人。他几岁就跟在父亲的身边,眼里看到的战场,比现在年轻人吃过的酒席还多。苏克深深的知道,父亲苏武虽然到死也不过是一个镇守,但是父亲那个镇守的能力,比现在他这个城守要强的不是一点半点的。

    帝国这条大船,已经出现了洞眼,可是大家似乎都看不见。他们都还沉醉于往日的强大之中。帝国真的还很强大吗?

    “唉”

    苏克长长的吐了口气,忧心呀。

    “报大人,酒席已经备好。”

    “嗯,知道了。”奥维马斯起身对苏克道:“苏克大人一路车马劳顿,我看是不是先用了饭,再慢慢详查此事?”

    苏克沉吟了一下,点头道:“也好,那就劳烦了。”

    “这是下官应该做的。请苏克大人随下官前往。”

    “嗯。胡忧呀,你也一起来吧,我还有些事想问你,咱们不如边吃边聊。”

    “末将遵命。”

    一同入席的除了苏克之外,还有与他同来的两个副将。奥维马斯这边,也有两个副镇守做陪,加上胡忧,一共有七个人。

    七个的身后,各站着一个侍女,加上两个布菜的,一个传菜的,一共十个下人伺候在侧。七人吃饭,十人伺候的场面,胡忧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由有些好奇。

    奥维马斯接过待女的酒壶,亲自给苏克满上,举杯道:“苏克大人能来得我们顶泗,是我们顶泗上下的光荣。我提议,这第一杯酒,敬苏克大人。”

    “不!”苏克摇头道:“这第一杯酒,应该敬此次天灾遇难的将士们。”

    “是,是,苏克大人说的是。”奥维马斯干笑道。

    向死难者敬过第一杯酒之后,酒宴这才算是正式开始了。在坐之人,能爬到现在的位子,除了胡忧之外,基本上都是酒桌上的老手,几杯酒过后,气氛也就开始热烈起来。

    苏克有意无意的,就把话提扯到军队上面。

    “按我说,我们曼陀罗帝国的军队,就是天风大陆上最强大的。

    紫荆花帝国师团厉害不?那可是横扫了宁南半个国家的军团,遇上我们曼陀罗帝国的军队怎么样,不一样被打得落花流水。小长安一战,奥斯马尔五万精锐,两个时辰不到,就被咱们皇家骑兵团全歼。五万人啊,才跑出去27个。嘿,那叫一个带劲。恨我晚生了40年呀”

    胡忧嘴里咬着鸡脚,心里暗骂道:“就你这熊样,早生40年,也就一炮灰。”

    这个副将所说的小长安一战,胡忧在太史公的那本故事书上看到过。那一场仗,可以说是奠定了曼陀罗帝国基业的一场大仗。紫荆花帝国师团是紫荆花帝国最精锐的师团之一,素有长胜军之称。那场仗败北后,紫荆花帝国的气势,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才始得紫荆花帝国最后走向了灭亡。

    不过太史公书上的记载,和这个副将的说法,却有非常大的出入。紫荆花帝国师团的编制确实是有五万人,可是当时小长安一战,紫荆花帝国师团不过只有三万人而已,因为其中的两万人,被秘密的调入当时的都城浪天,平反宫中的暴乱。

    而曼陀罗帝国的这场仗,胜得也没有那么轻松。当时的里杰卡尔德,也就是后来曼陀罗一世,太祖皇帝,清楚的知道战胜紫荆花帝国师团的意义。他是看准了机会,借紫荆花帝国师团最精锐的两万人马调离之机,先命人对奥斯马尔用毒,得手之后,又抽调十二万人马,以四倍的军力,围攻紫荆花帝国师团,最后以八万人的生命代价,才取得了胜利。

    而且这仗打的也不是两个时辰,是足足打了三天三夜,奥斯马尔毒发,里杰卡尔德才攻入小长安。

    两边的说法,天差地别,胡忧并不完全相信太史公书中的记录,但是他更不相信曼陀罗官方的说法。

    历史都是胜利者写的,它虽可以经受考证,但同时又是最不可相信的东西。它不过是一种为上位者服务的工具而已。

    胡忧曾经试图查证小长安一战的数据,但是这些数据都很模糊。胡忧甚至找不到当时里杰卡尔德对小长安用兵的准确数字。除了太史公记录的数字胡忧看起来比较靠普外,胡忧居然看到有些官方的书里说,里杰卡尔德当时围攻小长安时,不过只有一万军队而已,其中半数以上,还是民夫。

    也就是说,里杰卡尔德只用了不到五千的正规部队,围攻奥斯马尔五万人,而且还只让27个人跑了。

    只要是正常点的人,都不会相信这个说法。可是居然没有人敢正面质疑,这不禁让胡忧感觉到好笑的同时,也为奥斯马尔感到庆兴,如果不是紫荆花帝国师团的人数,整个天风大陆都熟知的话,弄不好,他恐怕要背负50万军队被一万人打败的臭名吧。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