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036章 祸从天降

    年关已近,帝都还是山花漫烂,北国早已经风雪交加。

    七天前,按林克的命令,胡忧他们这支送礼部队,拔营起程返回青洲。

    按以往的惯例,胡忧他们这支送礼部队,一般会在年前赶回青洲的暴风雪军团总部阳程,介时,暴风雪军团长苏门达尔会在那里,举办迎新酒会。而负责送礼的主官,也会在酒会上,接过由苏门达尔亲手颁发的督将令牌。

    由于回程的水路,是逆流而上,行船的时间要比来时多一倍不只,如遇大雨,就更难计算。所以急于回程的林克,并没有再选择水路,而是改走陆路,

    因为回程再没有那些笨重的大铁笼子,一开始胡忧他们走得还算比较轻松。不过胡忧他们毕竟是步兵,步兵无马,比不了科库他们那些骑兵。七天的路走下来,他们一个个都老实了。每天除了赶路之外,谁都没有心情说话聊天,除了想睡觉外,什么也不想干。

    可就算是这样,林克对行军速度还是非常不满意。因为他想了早点赶回去,趁着年关这个各军中大佬齐聚的时候,走访他们,把应该送的东西给送上,把应该拉的关系都拉好了。

    林克虽然有个好姐姐再背后撑着,但是要想混好了,还得看这些个大佬的脸色。他这督将的官位是跑不了啦,但这是驻地可还没定呢。不好好打点打点,要是被调到什么老少边穷的地方,那可就没什么油水可捞。

    所以尽管胡忧他们已经按比平时行军的速度快一倍在赶路,林克还是觉得这个速度太慢了。他恨不得现在就飞到阳程才好呢。

    这一天,胡忧他们来到了梦州的顶泗,这一带尽是山地,地势非常险要,路很不好走。往往一边靠着山,另一边就是百丈的悬崖。按原定的行军路线,本来是不应该经过这里,而是取道坡三过坡大,然后再沿着九洲河往上游进入安董的。

    但是林克觉得这样行军太慢,临时下令改由顶泗过坡大进安董,这样不经坡三,就可以省出两天的时间。林克却不知道,他这个临时的改变,差点让他丢了性命。

    “这路可真够险的,你们看,科库他们,连马都不敢骑了。”朱大能指着走在前面的骑兵队说道。

    候三一如既往的和朱大能抬杠:“哼,那是他们胆小。这种路有什么险的,少见多怪。以前我在山上打猎的时候,走的那些路才真叫险呢,说出来的吓死你。”

    “哟哟哟,你就吹吧,把牛都吹死了,你就牛了。兄弟们说是不是呀。哈呵呵”

    朱大能的话,惹得大伙都笑了起来。

    候三不服气道:“什么吹,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去看看你就知道了,那种路你要敢走,我叫你亲爹都行。”

    “哪用那么麻烦,你不是说科库胆小吗?有本事你上马走两步给我们大伙看看。还不用远,走五十米,我马上就叫你一声爹。”

    朱大能是看死了候三不会骑马,才敢这么说的。说实在的,对于候三上房上树的本事,朱大能也打从心理佩服。他和候三斗嘴,更多的不过是取乐而已。当然了,斗了这么久,这也成了一个习惯了。

    “我你”候三被将了一军,一时说不出话来。

    “你们都别吵了,我看着这事有些不太对劲。”胡忧底声喝道。

    胡忧这么一喝,队里的声音一下全没有了。这几个月以来,胡忧在或软或硬的技巧下,终于为自己建立了一定的威信。手下这些兵,基本也能管住了。

    朱大能警觉的四处张望:“队长,怎么了,难到有敌情。”

    胡忧指着头上成群的蜻蜓道:“不是,你们看这天上的蜻蜓。”

    朱大能看了一会道:“很普通呀,有什么特别吗?”

    候三在一边答话道:“你那眼睛能看出什么东西。这些蜻蜓明显比别地方的个大。”

    胡忧摇头道:“这不是个大的问题,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些蜻蜓越飞越低了。”

    候三随意的说道:“也许它们飞累了吧。”

    “队长,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这些蜻蜓为什么越飞越底。”拉雷靠了上来。小队里就属他是最细心的。之前他也发现了今天的蜻蜓要比以往多了很多,只不过他没把这事和别的什么联系在一起。

    胡忧说道:“你们帮我仔细看看,这些蜻蜓是不是在捕食。”因为这个世界是原来的世界不太一样,所以胡忧还有些不太确定心中的猜想。

    拉雷道:“是的,队长,那些蜻蜓确实是在捕食。这有什么问题吗?”

    候三也叫了起来:“对对对,我也看到了,确实是。”

    胡忧摇摇头道:“这条路你们以前有谁走过吗,前面还有多久可以走出这个险段。”

    阿骨达开口道:“我以前走过一次,按现在的速度,至少还有走三到四个时辰。”

    胡忧的脸上出现焦急之色:“阿骨达,你能确定真还要走这么久?”

    阿骨达肯定的说道:“当然,前面再走一点,就到一线天了,那里比这边还要险。能一个时辰过完,那就算是快的了。”阿骨达除了手比一般人的长外,记路也是他的专长之一。无论是什么路,他只要走过一遍,就能牢牢的记在脑中,多少年都不会忘记。

    “不行,我必须马上通知林克偏将,让他下令往回走,希望还来得急。”胡忧说着停下脚步,就要往后走。

    胡忧他们和科库骑兵的一部走在前面,林克的轿子在他们后面大约500米开外。

    朱大能叫住胡忧问道:“队长,你先别急,能不能先告诉我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是呀,队长,你就这么去,偏将不会听你的。”

    现在谁都知道林克在急着赶路,让他往回走,那是很难的事。

    “要下雨了,要下暴雨,再不赶紧,弄不好,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下雨,不会吧,这太阳这么毒,怎么可能下雨。”奥托叫道。

    胡忧有些气急,忍不住骂道:“你懂个屁,蜻蜓底空捕食,是因为雨前气压低,昆虫多在底空浮游。而且今天的蜻蜓比往天明显增多,这出明将有大雨要来。”

    “队长,就算是要下雨,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吧?”

    “严重,你们知道什么叫做严重吗?你们看看这些山,连棵树都没有。一但被暴雨冲刷,形成泥石流,那威力比一万辆投石车齐射都可怕。

    你们再看看这里的地势,左边悬崖,下面是大河,右边的泥石流一但形成,我们连躲地方都没有。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回头。

    跟你们说不清楚,我必须得让队伍调头,希望老天能再多给我们一个时辰的时间,不然这千多口人,连人带马,谁也活不了。”

    胡忧说完不再废话,转头就往身后跑。

    “队长,我跟你一块去。”朱大能也跟在了胡忧的身后。他虽然还没有完全听明白胡忧的话,但是他相信胡忧决不是胡言乱语。

    “马拉戈壁的,我也去。”候三见朱大能跑了,也跟了上来。

    这路本来就不大,胡忧他们三人这么一跑,整个队伍马上就乱了。还没跑出50米,他们就被分队的典军给拦了下来。

    “站住,你们干什么。乱跑什么,马上归队,回到自己位子上去。”

    胡忧急急的说道:“典军大人,我有紧急情况,必须马上面见林克偏将。”

    典军喝道:“胡忧,你休得多言。你以为偏将大人是说见就见的吗?马上归队,不然军法从事。”

    这典军名叫莱切斯,他当了五年的大头兵,才升上队长,之后又用了五年,才坐上分队典军的位子。对于胡忧这种武力不强,升级却超快的人,一直心存不满。此时更是连问都不问原由,就把胡忧给塞回去。

    胡忧看那些蜻蜓越飞越低,急得团团转。曼陀罗上下级等级非常森严,虽然这个典军不过大胡忧一级,但是胡忧敢违令不尊的话,这个典军是有权力拿下他,甚至是可以当场处死的。

    “典军大人,情况紧急,请容我说两句。”胡忧还想要努力。

    “我说了,马上归队。”莱切斯的手已经放在了刀把上。

    “马拉戈壁的。”胡忧在心中暗骂。回去是不可能的,实在不行,胡忧考虑是不是可以硬顶这个典军。

    胡忧和莱切斯在路中间的对峙,已经影响到了队伍的前进,队伍进一步的混乱。见有好戏可看,有些人干脆停了下来。

    胡忧短短几个月,连升两级,在引来很多关注羡慕的同时,也带来了很多人的猜想。军中甚至有人谣传胡忧是什么豪门贵胄之后。现在看他敢公然和上级对抗,更有人坐实这个猜想。

    “怎么了,你们都杵在这里干什么。耽误了行军,你们有几个头脑。莱切斯,你是怎么做事的。”正在胡忧盘算着应该怎么办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听道这个声音,胡忧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因这他听出了这个声音是属于罗德里校尉的。那个在他进军营第一天,就升他为夫长,并打了他三十军棍的人。

    “回校尉大人,是小队长胡忧和他的部下在闹事,下官已经在处理了。马上就好。来人呐,给我把胡忧一干人等押下去。”莱切斯一挥手,他身后的几个大汉就跳了出来。

    “慢着!罗德里校尉大人,我有紧急情况要禀报。事关在场所有人的生死,请听我胡忧一言。”胡忧大叫道。胡忧知道罗德里这个人赏罚分明,肯定会听听他怎么说的。

    莱切斯大怒道:“还敢胡言乱语,马上给我押下去。”

    罗德里叫住了莱切斯,对胡忧挥手道:“等等,胡忧,我记得你。你过来。”

    “是,校尉大人。”胡忧一看机会来了,赶紧跑到罗德里的面前。

    “你刚才说事关在场所有人的生死,是什么回事。我可先警告你,如果你胆敢信口雌黄,扰乱军心,我决不轻饶。”

    “校尉大人,下官决不敢这么做。大人你请看”胡忧以最简单易懂的方式,把整个事的起因结果给说了一遍。

    罗德里听完胡忧的话,半信半疑的问道:“真会有这么可怕。”他平时只知道有雪崩,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下雨也会这么可怕。

    胡忧认真的说道:“校尉大人,如果我判断没错的话,这次应该不单单只是下雨,还有可能会出现地震,形成泥石流的可能性非常大。”

    罗德里当机立断道:“希望你的判断是错误的。你跟我来,这事得马上报告林克偏将。”

    “是,校尉大人。”

    林克听完胡忧的话,一脸不以为然道:“什么下雨地震,还那泥什么泥”

    “泥石流,偏将大人。”

    “啊,对,泥石流。咱们先不管它什么流了,只凭几只蜻蜓,你就说这天会下雨,而且是大暴雨,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你知不知道,顶泗这里半年风沙风年干,一年到头,连小雨都没有几场,暴雨更是从来就没有过。”

    说别的林克可能不清楚,但是说起顶泗的事,他可是知道的不少。当年他老爹曾经在这里的打过仗,每次说道当年经历的时候,对这里的天气可没少埋怨。林克是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胡忧还真不知道林克对这里的天气居然这么熟习,但是不管林克怎么说,他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会错。

    “偏将大人,这天气是事,是可以变的。以前不下雨,并不能代表永远都不下雨。还请大人想信我,马上让部队回转,丢下重物赶路,也许还来得急。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呀。”

    “这”看胡忧说得那么认真,林克心里也有些发毛。相比起赶路,自己这条命,似乎要更重要一些。

    “偏将大人。我觉得胡忧的话,可信度极高。即使错误,也不过是耽误一天半天的时间,这对大局,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之后我们只要再赶赶路,也就是了。”罗德里帮话道。

    罗德里虽然不会看天气,但是他会看人。他从胡忧的眼里可以看出,胡忧说的都是实情。再说胡忧也不是拿脑袋来开这种玩笑的人,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他还是觉得回头会比较好。

    “胡忧,你敢用信命担保肯定会下雨吗?”林克犹豫一下说道。

    马拉戈壁的。如果不是走不掉,老子早跑了,还有时间和你们在这里浪费。天大地大命最大,老子这是在救你们,你以为是害你们呀,

    骂归骂,但是以现在的情况,胡忧也只有硬着头皮顶下去,现在他敢说个不字,不用等下不下雨,弄不好林克就收了他这条小命。

    “回偏将大人,末将愿用项上人头担保。要是不下雨,你把我脑袋拿去好了。”

    胡忧这话说得视死如归,内心里却把林克前七后八十几代女性亲属全给问候到了。

    罗德里看胡忧敢说出这种话,里心对他的信任又多了几分,于是又对林克道:“偏将大人,我看”

    “好了,我知道了。你们先出去吧。”林克一挥手,打断了罗德里的话。

    “是。”

    胡忧和罗德里相互看了一眼,行礼退下。

    两人走离林克不远,胡忧马上忍不住问道:“校尉大人,你看偏将大人会不会下令军队转头。”

    事关生死大事,胡忧已经在心里决定了,如果林克还要继续往前走的话,他只有想办法先自保再说。如果是在战场上,看到危险往前冲,那还说得过去。但是现在他明知道前面是死路,泥石流马上就要来,还一扪心思往前走,那就是脑里坏掉了。

    只是可惜了朱大能那些新收不久的小弟,费了多少心思,才把他们拉到手里,还想着将来在战场上怎么发挥他们个人的本事呢,现在战场都没上,就这么眼看着他们没了,胡忧中心还真有些不舍。

    这个事,使胡忧拥有一支属于自己部队的念头,也更加强烈了。偏将,只要先坐上偏将的位子,才能让部队按自己的意志行事。

    正在胡忧猜测,林克犹豫之时,刚才还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起了异动。只瞬间的功夫,乌云就遮住了阳光,整个天空都暗了下来,天边猛然一紫,一道闪电如死神的镰刀一样,划过整个空间.

    “轰!”一声巨响,天地变色,地动山遥。

    “乖乖,队长那张嘴,真是神了。”候三愣愣的看边这转瞬之间的变化,口中喃喃自语。

    朱大能一巴掌打在候三的后脖子上,把他打了个突,大叫道:“你傻了,还不快走。上面已经下令马上原路后撤了。快点。”

    “嘿,刚才那人叫什么来着,对了,叫胡忧。他要说下雨,我还骂他傻呢,没想到真说来就来呀。”一个汉子对身边的同伴说道。

    “得了吧,现在保命都来不急,你还有心说这个。快快,往回赶。”说话的人边说边挤,不过挤了几次,都没有挤出路来。

    “赶个屁,你看这人挤人推的,跟本就没路可跑。原地站着,说不定还能多活两分钟。”

    “啊!”汉子的话声未落,不远处就传来一声惨叫。

    “看吧,这是第十七个了。”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