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033章 计气鲁游

    红叶自认胆子不小。如果胆子小的话,也不敢在树林里就跟胡忧发生关系。可是胡忧的一番话,却让她听得两脚发抖,全身发漂。

    这么直接批判太祖皇帝,公然说要取而代之的言论,红叶活了26年,还是第一次听到。胡忧的话,就像一记震雷一样,在她的心里,炸出了一个大洞,埋下一颗与以往所不同的种子。

    胡忧在说完这些的同时,一个计策,在他的脑中升起,一点点的变大,直至变得圆满。

    王二连着擦了两遍眼睛,才敢确认,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刚刚那个给了他一个金币,让他把一张图纸拿给楼主看的那个男人。

    王二从小就在打金店里长大,自认眼力不错,赤金过眼,可以断出成色。珠宝玉嚣,一眼就能分出真假。

    可是他怎么也不能把眼前这个人,和刚刚才一脸迷茫离开的那个男人联系在一样。不错,这个人无论从长像身高还是衣着,都和那个人一模一样,可是这人给他的感觉,确完全不同。

    对,就是感觉。

    这人和刚才那人,就像是足金和渡金,虽然外表都是一样的,但是内在的东西,却天差地别。可是究竟差在哪里,王二又说不上来。总之就是不一样。对了,就像是穿着小二服的楼主,无论怎么看,也不像个小二。

    “怎么,才一会没见,就不认识了。”

    “不,不,不敢,客官里边请,客官里边请。”

    胡忧说道:“不用那么客气了,我是来见你们楼主的。”

    王二的脸一下就苦了起来:“客官,不是我不帮你。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呀。刚才为了你的事,我已经被楼主骂了,要是再去,他肯定把我赶出藏金楼不可。

    我看要不这样吧。你过几天再来,到时候我拼着再被骂一顿,也一定把你的图纸看给楼主看一遍。”

    “别给我装一副死了爹娘的样子,这个你先拿着,回去买酒喝。”胡忧一伸手,抓出五个金币,塞进王二的手里。

    “这客官,你这钱,我实在是不能要呀。”五个金币,让王二的整颗心都狂跳起来。不错,藏金楼是有很多金银,可那是藏金楼的,不是他王二的,那是能看不能动,跟墙上的画没什么分别。这五个金币可不一样,只要一合手,就姓王了。这可以上多少次青楼,喝多少次花酒了。

    可是金币虽好,却不长久。藏金楼这份工作,不但可以让他糊口,而且还是他自小的梦想。为了五个金币,而失去这份工作,王二是说什么也不愿意的。

    “放心拿着吧,我保证这次鲁游决不会骂你的。难不成你以为我金币多得可以随意扔不成?”胡忧抓起金币,直接塞进王二的口袋里。

    沉甸甸的金币,一放进口袋王二马上就有了感觉。这时候在要他掏出来还给胡忧,那和拿大钳子往下镫他的肋骨差不多。想想都觉得肝疼。

    “大爷,你让小的干什么,你说吧。”人说酒壮熊人胆,这沉甸甸的金币,比酒更壮胆。王二决定豁出去了。

    胡忧心中冷笑一声,心说一看你就是要钱不要命的主,多给你两钱,让你跳河都干吧。跟我玩苦情,你还嫩点。

    “别弄得那么悲壮,我这又不是让你去送死。这事办好了,说不一定你们楼主还会赏你呢。”

    胡忧拍拍王二的肩膀,从杯里把换日弓给拿出来,放到他的手上,说道:“你把这把弓拿给你们楼主,再帮我带一句话,其它的就没你什么事了。”

    “真的?”王二一看这回不是递图纸了,心里高兴得不得了。暗道和着该我王二今天发财。

    “那还假得了。带话,你没有问题吧。”

    “当然没有。”王二拍着胸脯道:“带什么话你说吧,我保证给你带到。”

    “那就好。你把这弓给鲁游的时候,你就告诉他--鲁游乃欺名盗世之辈,他的制造设计根本不入流。”

    胡忧这话一出,王二直接就坐到地上。鲁游一辈子唯一的好爱就是制造设计。在亲手制作出得意之作霹雳车之后,更是以天风大陆第一巧匠自居。你可以说他疯,可以骂他狂,但是在制造设计这一点上说他不入流,他绝对是暴跳如雷,和你拼命都不是奇怪的事。

    金币虽好,还要有小命花才行呀。王二一下把口袋里的金币,连同之前胡忧给的那个,全掏出来,塞回给胡忧。

    “大爷,大爷,小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待乳小儿,你就绕了小的吧。这话小的是万万不敢说呀。楼主听到这话,非杀了我不可。”

    胡忧的脸一下就冷的下来,一只手抓过王二的脖子,冷冷的说道:“别跟我那么多废话,拿了金币去办事。”

    “大爷,楼主他真会”

    “他会杀了你?”杜啸天道。

    “是,他会杀了我的。”王二猛点头。早知道事情是这样,他打死也不敢来沾胡忧的身呀。还以为今天要走财运,没想到,原来走的是奈何桥啊。

    “鲁游要杀,最多也就杀你一个。你要不去,我不但杀你,还杀你全家。”

    “大爷,你”

    “你去是不去。”胡忧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王二脖子被拿着,眼珠子都快翻出来了,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猛点头。

    “嘿嘿,这就对了嘛?乖乖办事有钱拿,这不是很好吗!马上去,我就在这里等着。我警告你,别给老子玩花样,不然的话,你就等着给全家买棺财吧。”

    “咳咳咳是,大爷,小的这就去,马上就去”王二边说边往里边跑,一不留神,差点没撞在门柱上。

    “呵呵,这小子,肯定是属老鼠的,胆子这么小。”

    王二如火烧屁股一样跑去找鲁游,一点没敢在路上耽搁。胡忧那一出,把他给吓得不轻,稍微跑慢一点,他的眼前马上就浮现出一口口的棺材。他对胡忧说要杀他全家是深信不疑。

    “楼主,楼主”

    “怎么了,火烧房子了。”鲁游正在摆弄着自己刚弄出来的一个小设计,看王二慌慌张张的冲进来,开言喝道。

    “不是,不是,楼主,店外来了一个客人,他让我把这个拿给你看。”王二边说着边把换日弓递过去,生怕慢了这弓会咬他的手。

    “什么破弓”鲁游还没反应过来,换日弓就已经到了他的手上。随意的瞟了眼手上的弓,马上就愣住了。

    鲁游虽然为人狂傲,但他是有真学实材的人。他一眼就看出了这弓虽然不起眼,但是却决非凡品。无论是设计,还是制造,甚至是那些弓身上的花纹,都做得极其精美。

    王二正想着怎么把胡忧让带的话给说出来呢,一抬眼,看鲁游整个人呆在哪里,不由得升起了好奇之心。换日弓虽然是他拿来的,但是他一路往这边跑,跟本就没来得急仔细看一眼。除了知道是把弓外,别的什么也不知道。

    “不错,不错,此弓极好。”鲁游试着拉了几下弓弦,夸奖道。

    王二刚想趁着鲁游高兴,把胡忧的话给说出来。鲁游却抢先问道:“这弓是谁拿来的,他有说过什么吗?”

    鲁游主动问起,这到随了王二的心意了。

    “这弓是一个年轻人带来的,他让我给你带句话。他说,他说”

    “他说什么?”

    “他说你乃欺名盗世之辈,你的制造设计跟本不入流。”王二趁着自己还能开口的时候,一口气把胡忧要带的话给说了出来。

    “啪!”

    “哼!”

    鲁游一手把换日弓给拍在桌子上,气得脸色发青,胡子都翘了起来。

    “好大的胆子!你去把他给我找来,我到要看看,是什么人敢出言辱我!”

    鲁游给胡忧的第一印象是身材高大,虽然已年过半百,却依然强壮有力。手臂上布满的那些横七竖八的伤痕和火疤,说明了此人是个实干家,而是不是那些只会抱着书本胡言乱语的所谓专家。

    “这弓是你的。”鲁游看胡忧如此年轻,心中的怒意更大。他平生最是看不起那些靠着有些出生,无学无术,口出狂言的世家子弟。他一看胡忧,就像那样的人。

    “不错。”胡忧感受着鲁游那霹雳般的怒火,神色没有半分的变化。

    胡忧出生‘疲门’,虽然没跟师父学得多少高深的医术,但是十几年的江湖生涯,让他的阅历极其丰富。

    人们都说,江湖人没什么真本事。但是他们哪里知道,骗人也是一门学问,你至少要知道他不知道的东西,才能骗得了他。江湖八大门,门门都有自己吃饭的绝活,没点真本事,早就饿死了。

    胡忧一听王二说鲁游亲自参与霹雳车的打造,马上就判断鲁游这人的性情肯定火暴。常在炉火旁的人,每天让烟火熏烤,五脏少润而干燥,火气自然大。能出个阴柔的人,那才是怪事了。

    断出鲁游的性情之后,胡忧又在红叶那里,打听了鲁游的出生,然后结合鲁游少年之时,就已经以霹雳车而名动天下,所以得出鲁游这人在骨子里,肯定是一个高傲之人。这才定量身给他定下计策。

    现在看来,第一步是相当成功的。接下来的成败关键,就要看换日弓的了。如果鲁游能看出换日弓的设计,那么一切白费。如果看不出,哼哼,鲁游半个身子,就要塞进胡忧的口袋里了。所谓半由人事半由天,必胜是不可能的。但争胜,却是可以做到的。

    如果做一件事,要完全看到成功才去做,那永远都没有成功的可能。只要有五分的把握,再加上一点点运气,成功其实并不遥远。

    鲁游看胡忧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心中的火气更盛。一拍桌子喝道:“你好大的胆子。我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何出言辱我。”

    “看不惯而已。”胡忧淡淡的说道:“我这人最看不惯那些没有真凭实学,却又自夸了不起的人。”

    “满口胡言。我弱冠之年就以霹雳车名传天下,你凭什么敢说我没有真凭实学?今天要不把这话说清楚,你休想走出我这藏金楼。”

    “有没有真凭实学,不是靠嘴说的。咱们只要打一个关于制造设计的小赌,就可以知道了。如果你赢了,我当场给你磕头认错,并把换日弓送你做为赔罪。”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舍不得老婆,抓不了流氓,胡忧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你出题吧。”在制造设计方面,鲁游自觉整个天风大陆,没有谁可以比得了他的。在这方面,他自信得很。就算是没有这把弓,为了名誉,他也要赢。

    “这不急,刚才是说你赢了,我把弓送你。并给你认错。如果你输了,又当如何?”胡忧问道。

    “我不可能输。”鲁游道。他不相信这个世家子弟会有什么真本事。

    这到不是说鲁游的眼力差,才把胡忧错当了世家子弟。恰恰是因为鲁游的眼力好,看到了胡忧身上的贵气,才自然而然的,把胡忧看成出生不凡的人。

    胡忧不同意的说道:“那可不行。赌博本来就是有输有赢,谁都不可能必胜。如果你不敢下注,那我们就别赌了。”

    鲁游哇哇叫道:“不行,这局我们非赌不可。你想要什么你说吧。”

    胡忧问道:“随我要什么?”

    “随你,你说就是了。”鲁游根本不信胡忧能在设计制造方面赢他,所以说得很随意。

    “那好。如果我赢了,你要全心全力的帮我工作十年。”胡忧终于说出了他的目的。

    此时的胡忧,表面上看似平静,事实上,他的内心却在狂跳不已。事情能不能成,就看这鲁游入不入套了。胡忧选择十年,而不是一辈子。一是为了增加成功率,二是他相信,十年的时间,足够他炸干鲁游身上的所有东西。

    和胡忧的想像不一样,鲁游听完他提出的赌注之后,并没有马上答应,而是一脸冷笑的看着胡忧。

    胡忧心中一缩,暗想自己看来还是小看鲁游了。一个能以弱冠之年,就制造出霹雳车的人,绝不是一个傻子。谁把他当傻子,那自己才是真正的傻子。

    “绝不能让他冷静下来,不然的话,一切都泡汤。”胡忧在心里对自己说。

    胡忧知道,自己唯一的倚仗,就是趁鲁游脾气上来的时候,脑子糊涂做错事。他从让王二小拿换是弓进来开始,就一直用各种方法激怒鲁游,而且取得了不错的成果。现在这最后一击,绝不能让鲁游给缩回去,必须要让他发怒。

    “怎么,名动天下的鲁游鲁大师怕了?”胡忧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不屑:“刚才不知道是谁说随我要什么的。嘿嘿,怪不得咱们的鲁游大师设计出霹雳车之后,三十八年来毫无建树呢。原来是个食言而肥的反复小人而已。

    人无信则不立,看来世人要重新品评一下我们的鲁游大师了。对了,不知道鲁游大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言而无信的呢。

    十年前?二十年前?又或是三十年前?还是三十八年前?”

    说到这里,胡忧突然加大的声音:“如果是三十八年前的话,那么霹雳车的设计制造者,究竟是不是”

    “住口。他奶奶的,老子今天跟你赌了。说吧,怎么赌。输了老子给你白干十年。”鲁游终于忍不住吼了起来。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