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006章 偷吃出墙杏

    王张氏好不容易,把两个大老爷们都放躺在炕上,自己都弄出了一身热汗。收拾好桌上的残羹,撤下小炕桌,这才算是长舒了一个气。

    看到炕上两人睡得呼噜震天,一个赛了一个的响,王张氏不由的苦笑的摇摇头,走了出去。

    王富贵是真睡着了,可是胡忧并没有睡着。他正在那想着禽兽和禽兽不如的故事。想来想去,他决定还是选择禽兽不如吧。王富贵对自己还算不错的,给他戴顶绿帽子也不合适。这禽兽以后再做好了。

    今天累了一天,刚才又喝了不少酒。作出决定之后,胡忧很快就睡着了。

    王张氏收拾好一切之后,回到屋里,在箱子里找出块布,拉上条帘子,隔在胡忧和王富贵之间,这才合衣睡下。

    王张氏平时有睡前洗澡的习惯,今天胡忧在这里,觉得不是那么方便,于是就没洗。可是习惯总归是习惯,今天出了不少汗,身上沾腻腻的,怎么也睡不着。

    人睡不着呀,那就好想事。这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突然半夜啼哭,王张氏就想到孩子上了。她和王富贵已经成亲十年了,至今也没有一个孩子。术士、医生看了不少,可是这肚子就不见鼓起来。

    虽然王富贵一直没说什么,但是她心急呀!有心让王富贵再娶一房吧,一来这家里太穷,跟本拿不出财礼来。二来她乃大家小姐出生,再进娶进一房,合得来还算好,这要是合不来,弄不好,自己可就有气受了。最重要的一点,这根在王富贵的身上,就算是娶进一房,也不见得就能成事。

    想来想去,王张氏就想到胡忧身上了。心想着这胡相公乃一游医,虽然年轻,但是看起来应该有几分本事,等明天请他给帮忙看看,说不定能有希望。

    这想着想着,王张氏也睡着过去了。

    一夜无话,转天鸡叫的时候,王富贵一咕噜从炕上爬了起来。王张氏妇道人家,也没什么力气,加上胡忧睡觉不是那么老实,那用作挂帘的布,被他三滚两滚的,就弄掉了下来。

    王富贵迷迷糊糊的下了炕,猛的看见一个男人睡在自家的炕上,吓了一跳。刚想抄家伙去打,这才想起,昨晚自己把胡忧给留下住夜。咧嘴暗笑自己糊涂,险些把恩人给打了。他也没叫老婆,自个披衣出门,磨豆腐准备出摊。不多一会,王张氏也起身帮忙,这都是多年的习惯了。

    做得了豆腐,天也亮了。王富贵交待老婆好好招待胡忧后,挑了摊子到集市上去了。王张氏累了一早上,又出了一身汗。于是回到房中,想要找件衣服给换上。

    刚一进门,王张氏的脸就红了起来。早上是阳气最足的时候,像胡忧这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早上肯定会出现一种男人特有的现像。王张氏正好就看到了这种现像。

    王张氏低啐了一口,脑中浮现出昨天晚上送衣服时的情景,特别是那几颗奇怪的小蛇牙,更加轻晰的浮现。

    “要是把那个放进那里面呸。张语花,你怎么变得如此淫溅,不许想这些东西。”王张氏低声暗骂自已。

    “原来她本名叫张语花。”胡忧此时已经醒了,但是并没有张开眼睛。这是他的一个小习惯,每次醒来的时候,他总喜欢闭着眼睛,先听一下周围的动静。

    这个习惯是他十二岁那年养成的。至于原因,则是因为那天晚上,他师父带回一个发廊妹当时他在不适当的时候,睁开了眼睛,终断了一个**,错过一幕好戏,还吃了一顿板子。

    所谓,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前事不忘后事之失。从此以后,胡忧就落下了这个习惯。而正因为这个习惯,不但让他见证了无数的好戏,今后还救了他一条小命。当然,这是后话了。

    小胡忧的很小气的,发现有人在偷偷的看它,它非常的生气。青筋蹦起不算,还一直摇头晃脑的,无声的骂人。

    王张氏身体不愿动,是脑袋硬拉走她出房门的。出到门外,她才想起自己忘记了拿衣服。这个理由很有说服力,于是她又一次进屋里。同一个理由,反复用了三次,王张氏终于成功的拿到了自己想要的衣服,外加一条小亵裤。这小东西原本不在计划之内,不过现在不拿不行了,都湿了。

    在确定王张氏不会再第四进来之后,胡忧才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其实他刚才就多次想起来,特别是王张氏第三次进来,久久不愿离去的时候。那时她被小胡忧惹急了,差点想伸手掐它。胡忧本想等她欺负小胡忧的时候,才为小胡忧出头的。可惜王张氏最后没有出手,而胡忧怕把她吓跑,也就没有起来。

    昨晚酒喝多了,刚下地,胡忧就感觉内急。轻轻给了怒气未消的小胡忧一巴掌,暗骂道:“就你事多。”

    今天的天气不错,阳光也不错。胡忧微咪眼睛,出了房门。茅房昨晚胡忧去过一次,知道就在厨房后的墙角边。胡忧起步就直奔那里而去。

    自家用的茅房,很简漏,四处都透着风。好在胡忧是个大男人,也不怕被人偷窥。把小胡忧逮出来,就开始放水。完事之后,胡忧想起了那几颗蛇牙,昨天光线不好,没看清,这里光线不错,正好给它体检一下。

    那几颗蛇牙镶在小胡忧的脑袋上,混如天成一般。胡忧用手摸了一下,有些像玉的感觉,温热,不见扎手,这才放心下来。这东西可是关系到以后的性福,如果扎手,那就完了。

    看到蛇牙,胡忧又想起了那条白蛇来。无意看了一眼手中的戒指,居然又看到了那小白蛇盘在戒指里。

    “它是不是真的在里面呢,难道这戒指还有储物功能?”

    胡忧在原来的世界时,也看过几本玄幻之类的书,非常羡慕书里那种有储物功能的戒指,没事他也YY几下,幻想着如果能有一个那种戒指,那到超市去偷东西,就方便多了。想拿牛奶拿牛奶,想拿豆奶拿豆奶,拿了之后,往戒指里一放,超市的保安就算把自己拔光,都找不到一滴奶,多爽。当然,这种方法拿面包也是适用的。

    胡忧正想着怎么把那蛇鞭给弄出来,突然,白光一闪,那蛇鞭出现在了他的手上,许许如生一般。

    “我靠。”那蛇鞭出来得太突然,胡忧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条件反射的就把死蛇给扔了出去。蛇鞭顺着茅厕的空洞飞了出去,刚好从房檐缝进了厨房。

    “啊”

    王张氏正躲在厨房里换衣服,顺便用毛巾擦身上的汗。特别是下面,跟漏水一样,越擦越多水。她正想办法抗洪呢,突然一条蛇飞进来,正好挂在她的身上。

    王张氏生平最怕蛇了,平时听到个‘蛇’字,都心砰砰跳得紧。现在一条蛇挂在她的身上,她直接尖叫一声,就晕了过去。

    “嫂子,嫂子,你怎么样,快回答我。”

    胡忧一听到尖叫声,就知道坏事了。听着王张氏声音是从厨房传出来的,马上跑过去。厨房门关着,叫又没人回应。胡忧就开始砸门。

    厨房的门能有多结实,胡忧刚拍了几下,门就给拍开了。胡忧冲进去一看,有些傻眼了。

    只见王张氏双目紧闭,洁白细腻的**上,除了下身夹着条毛巾,胸前挂着那条死蛇外,未着寸缕的躺倒在地上。

    胡忧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轻声的叫道:“嫂子,嫂子。”

    王张氏完全没有反应。

    “马拉戈壁的,这可怎么办。这样睡在地上,可是要着凉的。得赶紧扶起来才行。”胡忧暗想着。

    “要不我去把豆腐王给叫回来?不行,路太远了。一来一回累死人。还是我吃亏点吧。”

    “嫂子,我这可是在帮你。再说了,昨晚你看我一回,现在我看你一回,大家也算扯平,谁也不吃亏。早上你偷看的事,就不跟你算了。”

    胡忧边胡言乱语着,边向王张氏靠过去。一双贼眼,不停的上下打量着雪白的玉体。

    胡忧先把蛇鞭从王张氏的身上拿下来,在蛇鞭离开的时候,王张氏身体的明显颤了一下。胡忧马上就知道,王张氏已经醒了。

    “勾引,这绝对是对上进青年的毒害。情况非常恶劣。”胡忧在心里给这事定了性。”王老哥,这事可不能怪我了。我这血气方刚的”

    “嫂子,嫂子。”胡忧又试着叫了两声,见王张氏的睛皮一直在跳动,就是不睁眼,就知道她想怎么样了。

    昨晚做了次禽兽不如,看来嫂子很不高兴,这是要我做禽兽呀。

    “嫂子,这地上躺久了不好,我扶你回房吧。这毛巾湿了,咱不要了。”胡忧把王张氏扶靠在自己的身上,轻轻的扯动着那条毛巾,在她耳边柔声说道。

    王张氏没有出声,不过那条紧夹着的毛巾却偷偷松开了。胡忧很容易就扯掉这个最后的障碍。

    胡忧最后还是没有回房,因为王张氏的一声娇哼,而引起了厨房内的全面战争。战争进行得非常激烈,直打得天晕地暗,日月无光。

    小胡忧做为头号大将,只见它逢山开道,遇水搭桥,在敌军之中,几进几出,直杀得敌人水花四溅。王张氏三次水喷金山,都没有能拦住它的进功步伐。

    四颗蛇牙小将,初上战场,却毫不胆怯。紧密团结在将军的身边。对于乱军的四面包围,他们敢打敢拼,乃此时最大之功臣。

    一个小时后,小胡忧屹立不倒,王张氏却无力再战,连呼投降。

    此时的王张氏,雪白的皮肤已经变成了粉红色,死死按住还在不停进攻的胡忧,双目含情的说道:

    “胡相公,谢谢你让我尝到了做一个女人的美好。”

    胡忧不甘心,但还是停了下来,让小胡忧原地待命,一手把玩着王张氏的胸前硕大,笑着说道:“王大哥他”

    王张氏掩住了胡忧的嘴,双手环抱住男人的脖子,娇嗔道:“现在不要提他,我和他成亲十年,他从没有给过我快乐。每次都是一、二、三,然后就睡了。总让我独自煎熬到天明。”

    “怪不得我说呢,怎么用起来还像新的一样。”胡忧说着忍不住又轻轻的动开了。

    “胡相公,不能再动了。水都干了。”王张氏又按住胡忧,求饶道。

    胡忧的脸一下就苦了起来:“嫂子,你可不能这样呀。”

    “我有办法。”王张氏‘咘’的一声,爬起身来,原地调头,伏下头去,小嘴一张,另开战场。

    胡忧低哼一声,闭眼享受起来。这招东洋小电影里到是看多了,还真没机会试过。

    又是半小时过去,王张氏的小嘴都有些红肿了,可是硬是没有拿下这场战斗。

    就在王张氏想着还有没有新路线可用的时候,突然就听得院门被拍得啪啪响,把她吓得一哆嗦,转头看向胡忧。

    “是王老哥回来了?”胡忧有些紧张的问道。

    王张氏摇摇头道:“应该不会,今天的豆腐做得有点多,他不到下午是不可能回来的。”

    胡忧听说不是王富贵,心也就定下了心,伸手抓了颗红樱桃在手中把玩,随意的说道:“问问来人是谁。”

    王张氏犹豫了一下,但是那门依旧拍得厉害,怕引起别人的猜测,不得以出声问道:“是谁在打门呀?”

    “王妈妈,我是翠花。我娘让我来买点豆腐。”门外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王张氏低声对胡忧解释道:“是隔壁李家的小女儿。”

    “多大了?”胡忧问道。

    “今年刚十岁。”王张氏道。

    小胡忧听说十岁的时候,生气的跳了一跳。看来它很不满被这小丫头打扰了。王张氏赶紧把它抓住,让五指姑娘无声的安慰它。

    胡忧脑中一闪,想到了一个很邪恶的念头,底声说道:“问她要多少豆腐。”

    王张氏一听吓了一跳:“胡相公你”

    “放心了,不是你想听那样。”胡忧邪笑道。

    王张氏还在犹豫,胡忧马上命令小胡忧脱离五指姑娘,开始进攻主阵地。

    王张氏再次受到攻击,不敢大意,连忙颤声问道:“翠花,你要多少豆腐?”

    “两块水豆腐,一块油豆腐。”小姑娘甜甜的回道。

    “去拿。”胡忧闷声道。

    “你先把它拿出来吧。”王张氏抖了几下道。

    “不行,就快到了。”胡忧说着把王张氏扶起来,推着她向前走。王张氏心头跳得厉害,脑中一片空白。直到胡忧拿了豆腐,把她推到院门,她才回过神来。

    “不要。”王张氏拉住胡忧要去开门的手。

    胡忧偷偷的在王张氏的耳边说道:“别让她进来就是了。她不会看出什么的。”

    王张氏还想犹豫,胡忧已经把门拉开了一条缝。她没有办法,赶紧把豆腐塞出去:“翠花,豆腐。”

    “刚才差点被你害死。”王张氏红潮未退的蹲在胡忧的身边,帮他清理卫生。

    温热的毛巾,烫得胡忧呻吟了一下。人妻就是不同啊,知道疼人。

    胡忧嘻嘻笑道:“要不是这样,怎么出得来。”

    王张氏狠狠的捏了小胡忧一把道:“早知道你这么流氓,人家就不给你了。”

    胡忧哈哈一乐道:“好像是某人引诱我的吧。”

    王张氏想起自己早上丢人的样子,脸都不知道往哪放好。羞骂道:“要死了,再乱说,下次不给你了。”

    “它舍得吗?”胡忧说着又伸手过去。

    王张氏赶紧躲开:“别碰,都肿了。”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