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花都少帅最新章节

作者:曼陀罗妖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第27章 最后的羔羊

    十几分钟后,三个妹妹齐刷刷走出来,让叶枫去洗。叶枫掏出扑克牌,扔给三人,“你们先洗牌,我马上回来。”

    等叶枫洗好出来时,发现一包零食已经被她们吃了个风卷残云,四桶啤酒也被喝光了。

    叶枫呵呵笑着,将衣服扑克牌扔到床上,“你们怎么将啤酒都喝没了?我们玩扑克拿什么做输赢注啊?”

    张天靓说“叶枫,再去买啊。”

    叶枫摇头说“我累了,不想去,靓靓您去吧。”

    张天靓将头摇的和卜楞鼓一形样,“我不去,我心理素质不好,万一遇到电梯再出事故,我可就惨了。”

    林贝贝说“没有啤酒了,就用别的代替吗。”

    叶枫嘿嘿一声邪笑,说“那我们就玩国王游戏,赢了的来当国王,可以随便欺负输了的,你们敢不敢?”

    林贝贝兴奋地说“有什么不敢的,快点,开始吧。”

    于是,游戏开始,四个人的纸牌游戏,争上游。

    这个游戏中,有两张牌是非常关键的,那就是“大小王”如果你手中那道这两张王牌,那么胜利的天平就已经倾斜向你这方,如何拿到这两张王牌?叶枫有自己的不传之秘,在洗牌的时候,两张王牌就已经偷偷放到最下面,然后再发牌过程中,装腔作势一番,发牌从上面一张一张挨着发,中途,叶枫给自己发牌时候,就快速地从下面发王牌。这样两张王牌就到了叶枫手中。不论是斗地主,还是争上游,控制好王牌,是胜利的关键。

    第一局,叶枫赢得很轻松。早早就拔得头筹,然后坐山观虎斗,看这三个妹妹那一个成为“最后的羔羊”。

    关咏琳,林贝贝,张天靓经过一番恶战,关咏琳成为最后的羔羊。

    刚才被林贝贝和张天靓哄着灌了一瓶啤酒,关咏琳有些晕忽忽,她当然知道国王游戏就是被赢家吃豆腐,哼!夜风是我未来的丈夫,被自己的老公吃豆腐,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当然不怕。你们两个小坏蛋,刚才合伙灌我喝酒,等会儿你们输了,看你们不难堪才怪。

    林贝贝和张天靓齐声叫喊着,要求“国王”叶枫同学马上执行游戏规则,叶枫笑呵呵将关咏琳抱住,“琳琳,认赌服输啊。”

    关咏琳把头一昂,“知道嘛,我愿意服从国王陛下的任何命令。”

    “国王命令你,背诵白居易的琵琶行,背错一句,打一下。”叶枫坏笑着看着关咏琳。

    张天靓哈哈笑道“琳琳,你的要开花了。”

    关咏琳却说“未必,听我背来!”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意。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疑绝,疑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东舟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曲罢曾教善才伏,妆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钿头云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咋难为听。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叶枫点点头,说“下面,脱掉衣服,让王看看你美丽动人的身体。”

    关咏琳犹豫了一下,叶枫说“可以保留。”

    关咏琳说“好吧。我服从国王陛下命令。”

    关咏琳带着几分羞意,将衣裙缓缓脱下来,一身纯白色的小可爱,结合她原本珠圆润滑的洁白,映着关咏琳的娇艳,衬托得她更美得胜过鲜花纤侬合度的娇躯、一颗风情万种的臻首微侧,纤弱的脖颈天鹅绒般柔美细致,秀美绝伦的脸蛋,只见眉挑双目,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樱唇微启,贝齿细露,水汪闪亮的双眸隐隐含着几分羞涩而又似乎有些的气息,混合着纯洁优雅、冶艳的气质。叶枫也不客气,双手拥抱住这个散发着无尽的青春活力的娇躯,她的娇躯、光泽、弹性十足,满头的青丝,齐整的梳向脑後,叶枫的一双大手细细抚摸着骨肉均匀的,关咏琳被叶枫抱住之后,头一次穿得这样少和男性抱在一起,一种从没有过的激情在她内心开始荡漾。感觉心中有火焰在燃烧。两条滑腻光洁的玉臂,也情不自禁地将叶枫抱住。

    林贝贝和张天靓齐声说“好刺激啊,叶枫,加油啊。琳琳,亲吻他啊。”

    在两个美眉的叫嚷声中,叶枫的被激起,将嘴唇贴上关咏琳鲜嫩的红唇,张大了嘴激烈进攻。关咏琳微张樱桃小口,一点点伸出小巧的舌头。叶枫以自己的舌尖,触摸著关咏琳的舌尖,并划了一个圆。关咏琳闭著眼将眉深锁,不自觉地从喉咙深处发出叫声。她将舌头又伸出了一点,并将叶枫的舌头引导进她的小嘴,叶枫的舌头在她口腔中激烈的搅动,卷住关咏琳的舌头开始。

    关咏琳微微向后轻仰臻首,任乌黑的秀发滑过香肩,然后柔顺的披散在香肩背后,叶枫趁机抚上关咏琳的胸。罩,双手隔着薄薄的胸。罩徘徊于关咏琳胸前处良久,手指抚遍了整个与,感受它们在自己掌中壮大突起,叶枫将关咏琳胸衣解开。慢慢用双手由肩而下再次抚慰关咏琳已经毫无遮掩、光滑裸露的整个,从的胸肌,香滑的,娇嫩的,乃至上红润的樱桃

    一开始,关咏琳有些矜持,如果不是林贝贝和张天靓观战,她或许会主动些,想到她俩再看,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转念一想,她俩现在都对叶枫心存叵测,可以说会是自己的情敌,现在给她们看看自己和叶枫亲密无间的时刻,正好可以确立自己和叶枫亲密关系,好好打击一下她俩的信心。

    叶枫双手不断的来回巡弋滑动着,每次都会在关咏琳和樱桃处特别停留,轻轻地捏,细细地揉。关咏琳柳眉微皱,樱唇半张,明眸含羞,雪肤滚烫;一双雪白亮丽、修长匀称的缓缓的伸展,她已经完全陶醉在叶枫的爱。抚中了。

    一番激情亲吻和抚摸之后,叶枫和关咏琳分开,叶枫没有太过火,一开始,玩的就是暧昧,这样玩下去才会更有意思。

    第二轮游戏开始,叶枫当然不可能只让关咏琳一个人输,守着三个如花似玉的小美眉,要是不能挨个品味一番,还算什么男人?于是,叶枫这一轮并不着急走,而是打控制牌。由于两张王牌都在叶枫手中,叶枫不但自己要走,还要控制林贝贝走不了。林贝贝现在手中有一对2和一条小顺子。见张天靓出2没人管,她就打出对2,希望没人管,然后,345678.小顺跑路。不料,对2刚打出来,就被叶枫“王炸!”

    叶枫对着林贝贝优雅地一笑,“贝贝,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10JQKA,没人管?一对7。完毕!”

    林贝贝哭丧着脸,手中剩下345678,除非坐车,否则只能等死了。“死叶枫,你害死我了。”林贝贝抓住叶枫的胳膊,就要展开牙齿功夫。

    叶枫急忙将嘴巴凑到她耳边,“贝贝,枫哥是因为喜欢你,我才将你留下的,难道你不想跟哥哥玩国王游戏,就像琳琳那样?”

    叶枫充满了磁力的诱惑话语,让林贝贝的芳心忽悠一下子,回想起刚才叶枫和关咏琳的激情,林贝贝感到心中就像着了火,双腿间一阵酥麻火辣的感觉,“我也想和叶枫亲热,真是太妙了。”林贝贝终于大彻大悟,感激地白了叶枫一眼。这时候,关咏琳和张天靓已经先后出完牌。

    关咏琳抢过林贝贝的手中牌,看了之后,哈哈大笑“贝贝,你看你剩的牌,真可怜啊,最大的是8.哈哈哈”

    林贝贝故意怒火冲天地扑向叶枫,“死叶枫,成心害死我。”

    叶枫威严地说“林贝贝同学,请遵守游戏规则,国王现在命令你,向你敬爱的国王,展现你美丽的身体。”

    林贝贝就像中了模一样,停止了疯狂的动作,规规矩矩说道“是的,国王陛下,我愿接受你的命令。”说着,纤纤玉手,徐徐宽衣。

    关咏琳心中咯噔一下子,“贝贝也脱光了?难道叶枫也会吻她?叶枫?”

    她狐疑地看向叶枫,叶枫温柔地眼神,让关咏琳心中有一丝酸溜溜的感觉,“琳琳,我和贝贝玩游戏了,你不要介意啊,她刚才灌你啤酒,现在枫哥替你出气。”一句话提醒了关咏琳,她马上激情沸腾起来,欢呼跳跃,“好啊,叶枫,好好修理贝贝,看她还嚣张吗?”

    “贝贝,你也来背一遍琵琶行,记住,背错要打的。”

    林贝贝不慌不忙地背诵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意。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疑绝,疑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东舟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曲罢曾教善才伏,妆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钿头云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咋难为听。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叶枫惊讶道“都这么厉害?学过那么多年还记得?”

    林贝贝咧嘴笑道“我记性好啊。”

    叶枫微笑着,将穿一身素雅的林贝贝抱入怀中。凑到她的耳边说“贝贝,你的身体好美啊,枫哥心动了。”

    听到心爱的男人当面直接吐露爱慕之情,林贝贝白嫩的玉脸开始粉面绯红,娇羞地不敢看他火热的眼睛。

    叶枫轻轻拉住她的玉手,慢慢搂住她的柔肩,温柔无限地开始亲吻她精致的耳垂。林贝贝娇躯一颤,害羞地闭上了天使的眼睛。当林贝贝迷人的红唇,被叶枫火热的攻击时,林贝贝感觉自己好像此时在梦中一样,当他的舌尖分开她时,她并无丝毫抵抗的意念,当他的与她缠绕到一起时,林贝贝口中竟然分泌出津液。

    叶枫又突然进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她湿润、柔软的,粗大的舌头伸进了林贝贝的小口。她下意识把脸向两边拼命的摆动着试图避开他那张大嘴,他的舌头放肆的在林贝贝口中活动着,时而和她的小舌头纠缠在一起,时而又沿着光洁的牙齿游走,两人的口紧贴在一起。亲吻的感觉如此美好,林贝贝霎时间感觉到百花齐放,自己就像一只快乐的花蝴蝶一样,在花丛中自由飞翔,轻盈无限,两人舌尖缠绵,互相着,再也不愿意分开。

    林贝贝美丽娇艳的秀美桃腮羞红如火,娇美只觉阵阵从末体验过但却又妙不可言的酸软袭来,整个人无力地软瘫下来,“唔”娇俏瑶鼻发出一声短促而羞涩的呻吟。

    “叶枫,你好坏!”林贝贝心花怒放地对他娇羞无限地撒娇。

    “贝贝,你喜欢我对你坏吗?”叶枫情挑着美丽绝伦的少女。

    “讨厌!”

    林贝贝又羞又怕地娇嗔道,青春妙龄,情窦初开,共处一室,心灵相吸,顿时卧室里弥漫着一分暧昧而刺激的气息。

    看着叶枫和林贝贝亲热,关咏琳一开始还觉得有些吃醋,但马上又被两人激情火爆的亲吻吸引住了,仿佛叶枫亲吻的那个人就是她自己,一股莫名奇妙地快感袭击上来,4p的感觉真是美妙啊,以前这种情景,只能偷偷在互联网上看过一点儿。现在轮到自己这么真实的贴身体验,那种美妙的,刺激的感觉让关咏琳兴奋地潮湿了。

    叶枫不理会林贝贝美丽可爱的小瑶鼻中不断的火热娇羞的嘤咛,鼻中闻到一阵阵冰清玉洁的处子特有的体香,不由得欲焰高燃。他一双手在林贝贝的上游走,先轻抚着林贝贝的玉颊桃腮,只觉触手的玉肌雪肤柔嫩滑腻双手渐渐下移,经过林贝贝挺直的优美玉颈、浑圆玉润的细削香肩,隔着一层薄薄的连衣裙握住了林贝贝那翘挺、娇软柔润,盈盈不堪一握的处。子。他的一双手握住林贝贝圣洁美丽的娇挺一阵抚搓、揉捏同时低下头,吻住她鲜红柔嫩的樱唇。

    林贝贝玉颊羞红如火,娇羞地轻启玉齿,任他火热地卷住了林贝贝柔嫩香甜的娇滑玉舌狂吮浪吸。此时的林贝贝已是媚眼如丝、眉黛含春,胸。罩已被叶枫上推,一双敏感的,毫无屏障地落入了他手中。

    叶枫的手溜进了林贝贝的裙子,经过柳腰,插进了林贝贝的根中。抚摩着林贝贝的内侧,林贝贝又急又羞,羞涩嗔怪道“叶枫,你好坏,够,够了停手啊。”

    “贝贝,我们要遵守游戏规则啊。”叶枫轻轻地贴着她的耳畔说道。

    看到叶枫和林贝贝的动作越来越过火,关咏琳也有些后悔刚才自己和叶枫太保守了,没有真正地享受激情的快乐。

    林贝贝的少女心扉彻底被叶枫的这番真诚的情话给深深打动了,她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叶枫温柔地捧住了她的玉脸,林贝贝那头又长又直的秀发如玉瀑般泄在床上,鼻中嗅到她发际散发出来的阵阵淡雅的清香,令叶枫心驰神醉。

    见她因为兴奋娇羞而玉颜酡红,细长的柳眉弯曲有致,鼻翼扇动,嫣红柔软的樱唇微微启合,玉手轻招,眼波流转,真是好一个绝色美人儿。能跟这样的绝美天使做激情游戏,叶枫觉得艳福不浅,见林贝贝玉鼻挺直,明亮的双眼好象也迷蒙着一层湿润的雾气,娇艳的檀口微启,贝齿轻舐着樱唇,散发出芬芳馥郁的体香味,妩媚的连衣裙掩不住林贝贝婀娜美妙的曲线,凹凸若隐若现,裙下高耸,雪腿纤滑修长,圆润优美,纤纤细腰仅堪盈盈一握。

    叶枫再次温柔地吻上了她微呶的樱唇。林贝贝温柔驯服地献上了自己的红唇,完全没有一点矜持和抗拒,叶枫接吻的技巧却是格外的高,她只觉得才只是一吻上而已,他的舌头已迅快地熘了进来,勾出了她的小,带着她在唇间甜美地舞动着,口中的汁液不住交流,那滋味简直就比得上被迷情眼的味道,弄得林贝贝登时芳心迷醉、咿唔连声。

    迷醉在深吻中的林贝贝浑然忘我地任由叶枫火热的舌在口中恣意舞弄,也美妙地配合回舞,虽说不断有汁水被她勾吸过来,但不知怎么回事,她的喉中反而愈发焦燥了;好不容易等到叶枫松了口,从长吻中透过气来的林贝贝却只有娇声急喘的份儿,两人的嘴儿离的不远,香唾犹如牵了条线般连起两人,那美妙无比的滋味儿,让林贝贝采取主动,把方才给叶枫教晓的口舌技巧全搬出来。

    林贝贝舒展着的雪白晶莹的绝美长发如云、美颜如玉、柳眉如黛、樱唇如朱;乌黑亮泽的披肩秀发散落在胸前背后,发丝缠绕在雪白的上构成了惑人的图案;美丽的大眼睛因羞辱而紧闭着,俊俏迷人的容貌格外的娇艳妩媚;白嫩的脖子转到了一旁,形成了一道光滑的曲线。

    叶枫认真的欣赏着林贝贝光洁的脸蛋,那弯弯的秀眉、小巧的鼻子、完美的樱桃小嘴,构成了一副摄人心魄的清秀面容,配合着乌黑柔顺的披肩长发和雪白细嫩的脖子,简直就像天使一般的美丽。林贝贝的面颊是那么的光滑娇嫩,是那么的柔软甜美,他俯身不停地亲吻着。

    一轮疯狂的热吻后,叶枫伸出双手,松开了林贝贝文胸背后的搭扣,然后将林贝贝的身子翻转了过来,将文胸的两条肩带从林贝贝捋到了滑如凝脂的玉臂上,右手抓住了文杯之间的装饰,稍稍一用力,那细致漂亮的就离开了胸前,沿着美玉一般温软的手臂滑下了。他将文胸从林贝贝的手上取了下来,放在手中轻轻的揉了揉,一阵清远悠长的体香随着他的呼吸悄悄的潜入他的体内。

    叶枫的视线早已紧紧盯在林贝贝挺拔完美的上了,那一双晶莹的骄傲地耸立在他的眼前,那么的雪白,那么的柔和,那么的娇嫩;粉雕玉琢的半球上,两点细巧的宛如原野中雨露滋润后的新鲜草莓一样,让他产生了咬上一口的冲动。

    “叶枫,温柔点,好吗?”林贝贝既羞涩又紧张。

    林贝贝那雪白的,高傲地挺着,有着绝佳的形状。圆润的肩头尽显她的成熟丰姿。真是耀眼生辉,美不胜收。看得叶枫全身发热,亢奋。她身上还时而传来馥郁的香气,更让他荡漾,高涨。

    这时,林贝贝身体后仰,一袭秀发随之向后飘洒。叶枫将脸埋在之间,他呼吸着她令人陶醉的阵阵乳香,手握住她的雪峰,嘴唇在上游移,他用力吮着她的,用牙齿轻咬她的。他时而用舌尖如蜻蜓点水的动作在上捕捉,时而又从舌头到舌根让整个舌面在上面掠过,时而用手把她紧紧握住,企图把整个吞在嘴里,时而又抬起头深情的观看。林贝贝娇喘微微,浑身酥麻难奈。

    叶枫横卧在林贝贝的身旁,双手紧抓着她一只高耸的,怀中的温香软玉早已化作无边的春色,等候着他去拮取、去收获。他不停地抚摸着林贝贝细腻的,用他的身体对她进行一波一波的进攻。

    林贝贝的双臂被高高地举到头顶的位置,然后逐渐的转移到光洁的腋下,他很享受的吻着,还轻轻的将她娇嫩的啮咬。顺着身体的两侧,他一直探索到了林贝贝平坦纤细的腰腹部,看到美妙的身体曲线在这里形成了一双圆滑的弧线,他的双手扶着这柔软的如同扶风弱柳的纤腰,整个脸都埋在松软温暖的上,追逐和品味林贝贝散发着淡淡的薰衣草香味的细腻。

    林贝贝秀美清纯的绝色娇靥更是火红娇艳,晶莹玲珑、秀美娇俏的瑶鼻渐渐开始娇啼婉转、嘤嘤呻吟地回应他的每一次轻舔、擦动暗暗体昧着怀中林贝贝一阵阵难言的轻颤,感受着手指尖传来的紧夹、缠绕,他的手指终抵达绝色美貌清纯的林贝贝那冰清玉洁的童贞之源“贝贝,你这里还真紧嫩。”

    “讨厌!”

    清纯可人的林贝贝桃腮娇艳晕红,美眸紧闭、檀口微张、秀眉紧蹙,让人分不清她是感受到羞耻难捺的的痛苦还是亨受着新奇、销魂无比的刺激大概有生以来,内心深处的之弦从未被人挑起过,那双醉人而神秘灵动的猫眼此时半眯着,长而微挑睫毛上下轻颤,如维纳斯般的光润鼻端微见汗泽,鼻翼开合,弧线优美的柔唇微张轻喘,如芷兰般的幽香如春风般袭在他的脸上。“叶枫!轻点啊!”

    林贝贝紧张刺激害怕娇羞地喘息着。“曲径未曾缘客至,蓬门今始为君开”真是一个绝美的天使啊!就像一颗粉红的珍珠般

    与林贝贝上演了一场激情大戏之后,叶枫适当停止,林贝贝激情尚未冷却,双颊依然是一片桃红,见叶枫停下来,看看自己光溜溜的样子,慌忙要找衣服穿上,关咏琳捉住她的双手,“不许穿。”林贝贝见关咏琳也和自己差不多,也就放下了矜持。于是四人继续游戏。

    不用说,接下来的这一轮比赛,叶枫一定会让张天靓输,刚刚看了林贝贝和关咏琳与叶枫的激情表演,张天靓早就激情澎湃了,这时候她才醒悟,恼恨叶枫为什么不早点让自己输,那样自己就可以首先和叶枫激情派对了。于是这轮张天靓也默切地配合叶枫,很快就败下阵来。

    不等叶枫召唤,张天靓就主动投怀入抱,“国王陛下,靓靓也愿意接受你的任何命令。”

    “枫哥哥,是不是我也要背诗?”张天靓问道。

    叶枫说“你要是背不过,尽管准备小屁屁挨打就好了。”

    张天靓撅起小嘴说,“谁说我背不过,听好了”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意。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疑绝,疑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东舟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曲罢曾教善才伏,妆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钿头云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咋难为听。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枫哥哥,人家也背得过啊,我们继续下面的节目啊,我都等不及了。”

    面对张天靓的热情,叶枫来者不拒。

    这时候,张天靓感到叶枫的色手顺势搂住了她的柳腰,另一只小手却按在她丰腴滚圆的臀上

    叶枫从张天靓的美目春色之中就看出来这个情窦初开的小妞动了,他此时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张天靓的娇躯,脸就铺天盖地的压了上去。

    “叶枫,不要”张天靓故作矜持地嘤咛道,半推半就地挣扎着推搪着,她自然知道越是这样越是容易激起叶枫的。

    叶枫紧紧搂住张天靓的娇躯,寻找着她的樱桃小口。

    “不要啊!叶枫”张天靓心中涌起一股强大的快感,芳心骤跳,凝脂般白腻的娇靥羞红得恍如涂了层胭脂,艳如桃李。被叶枫身上浓烈的男子汉阳刚气息熏得心儿痒痒的,春情萌发,香唇微张,微微气喘。

    叶枫头一低嘴唇吻合在张天靓红润温软的香唇上,不失时机的将舌头伸入张天靓香气袭人湿热的樱口中,恍如游鱼似的在樱口中四处活动。张天靓立将香气袭人的樱桃小嘴一张,让叶枫的舌头长驱直入在她湿润暖香的芳口中恣意地四处舔舐。他一会儿舔舐张天靓樱桃小嘴的上颚,一会儿舔舐张天靓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无所不至,两人嘴中的津液相互交汇着。

    叶枫舔得张天靓芳心痒痒的,欲念萌发,高涨,她驱使着湿滑滑的香甜的丁香妙舌去舔舐着叶枫的舌头,她只荡,心神摇曳,情不自禁的将湿滑细嫩的丁香妙舌迎了上去,舔舐着叶枫的舌头,叶枫也舔舐着香甜可口的丁香妙舌,就这样俩男女相互舔舐着,最后,两人的舌头如胶似漆地绞合在了一起。两人的舌头你舔着我,我舔着你,情意缠绵地纠缠在了一起,颈项,热烈湿吻起来

    叶枫一面亲吻着张天靓的小嘴,一面右手往下探去,滑进裙子里,隔着小小的抚起张天靓丰腴滚圆的。张天靓正专心着叶枫的舌头,无心理会下边已是否失守。叶枫手指挑开的边缘,摸着张天靓丰腴紧翘的,触感滑嫩弹。

    “靓靓,好美的啊!”

    “叶枫,不要啊!你的手好坏啊!”她不自禁的抬起头来,大口喘气,秀眉微蹙,媚眼迷离,发出令人销魂的嗯唔呻吟,然后娇软无力地瘫软在叶枫怀里,任凭摆布,轻哼急喘!

    叶枫俯下头,寻找她的嫩滑,张天靓双手勾住苏南的脖子,滚烫的领出舌尖往上迎接。

    叶枫和张天靓甜美滑腻的舌尖在空中互相交舔数下,张天靓更主动地将绕着叶枫的舌尖抚舔一阵,然后再将叶枫的舌头吞进小嘴,又吮又咂叶枫的舌尖、或轻咬叶枫的下唇。

    左手伸进她薄纱衬衫的背后,想解开,张天靓娇羞轻语“要从前面才解得开。”叶枫右手抽出往上,解开她的内衬薄纱衣,在中间勾环处手指一拉一放,解开黑色半开的,蹦弹出一对颤巍巍的雪白。

    “哇,好迷人的一对啊!”叶枫心中暗自赞叹,毫不犹豫地伸出两手各握住她一只,大力揉搓起来。叶枫看着衣裳,短裙散乱的张天靓,还有一边的关咏琳和林贝贝全都是横陈,待人蹂躏

    看到她们三个都已经是春情泛滥,叶枫现在也已经水覆难收,不能再忍耐,必须真枪实弹解决实质性问题了。

    三个女孩中,属张天靓的身材最惹火,性格也最为放荡,叶枫决定就先拿她开刀!

    叶枫不理会张天靓不断的火热娇羞的嘤咛,鼻中闻到一阵阵冰清玉洁的处子特有的体香,不由得欲焰高燃。一双手在张天靓的上游走,先轻抚着张天靓的玉颊桃腮,只觉触手的玉肌雪肤柔嫩滑腻双手渐渐下移,经过张天靓挺直的优美玉颈、浑圆玉润的细削香肩,握住了那翘挺、娇软柔润的丰。张天靓玉颊羞红如火,娇羞地轻启玉齿,叶枫火热地卷住了张天靓柔嫩香甜的娇滑玉舌狂吮浪吸。

    将张天靓征服之后,叶枫微笑着将林贝贝抱过来,左手顺势环抱住林贝贝的纤腰,将她整个娇躯拥入怀里,硕大无朋的手掌也紧紧贴在林贝贝平坦的之上,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但叶枫却能清楚地感受到那温暖而细嫩的,一边已将他的右手转移至林贝贝挺耸的下方,他技巧地碰触着林贝贝充满弹性的玉女峰,大手掌便放肆地捧住林贝贝沉甸甸的,轻搓慢揉地缓缓起来。

    “枫哥哥,我很难受啊。”林贝贝娇媚的喘息,鼓鼓的不停的起伏

    这一切让叶枫都沸腾。他吻住了林贝贝微张的红唇。

    叶枫饥渴的辗转狂吻着林贝贝娇嫩的红唇,舌头亦成功地伸入她檀口,删节!

    关咏琳身上凸凹有致的侗体舒展着,雪白的臂膀和修长的双腿就是那么随意的放着,但绝找不出更合适的放法,叶枫觉得任何人都不能亵渎这么完美的身体,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那张秀美绝伦的脸,但见眉挑双目,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樱唇微启,贝齿细露,细黑秀发分披在肩后,水汪闪亮的双眸闪着羞涩而又似乎有些喜悦的辉芒,泛着纯洁优雅的气质。

    叶枫覆上她的,关咏琳一双雪白晶莹、娇嫩柔软、怒耸的纯情圣洁的是如此娇挺柔滑,堪称是女人当中的极品,她的圣女峰一动不动,就像是一朵刚刚发育成熟的花苞幼蕾正娇羞地等待狂蜂浪蝶来採蕊摧花、行云播雨,以便迎春绽放、吐蕊。叶枫双手开始在欣虹娇躯上大肆活动起来。自然也不肯闲着,乘机饱览绝色佳人身躯无限胜景。

    叶枫搂住关咏琳,揉捏着青涩,感受着翘挺高耸的在自己双手掌下急促起伏着。占据雪山的五指大军则轻柔地搓揉着柔嫩丰润的,更不时地用温热的掌心摩挲着关咏琳圣洁,未曾缘客采摘的雪山仙桃。让那在指间跳跃,樱桃在掌心成熟,屿突起。

    望着关咏琳那晶莹雪白的滑嫩玉肤上两朵娇羞初绽的“花苞幼蕾”,心跳加快,他低下头。叶枫粗野地狂吻她的朱唇、粉颈,鼻间呼吸着令人心仪的处子体香“曲径未曾缘客至,蓬门今始为君开”,无愧于一中第一校花之名啊!

    连续四次发射,叶枫感到十分疲惫,终于躺在三个美少女之间,四人大被同眠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