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九十年代之璀璨人生最新章节

作者:苏之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第163章家长不同意

    送亲的队伍等接新娘的汽车发动,也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抬家具的几个壮劳力,两人抬着电视柜,还有个背着大彩电,另外两人抬着梳妆台。

    看热闹的村里人都在议论着钱春兰阔气的陪嫁。

    钱春旺特意让钱奶奶和王奶奶等几位送亲的老人先别走,请陆景送完新娘,再过来接她们一次。

    显得对老人重视和尊重。

    车子不过几分钟,就开到了刘大伟家门口。

    此时,刘大伟家外面的麦场上,熙熙攘攘的站着许多等着看新娘子的村里人。

    很多妇女小孩们都穿上了新衣服,打扮的挺漂亮的在那伸长着脖子等着。

    刘大伟被一帮年轻人簇拥着,推搡着,还有人手里拿着礼炮,等新娘子一下车,就放礼炮迎接。

    刘大伟平生第一次穿新西装,腊月的天气挺冷的,大家都是棉衣棉袄,刘大伟穿着西装衬衣,还打了条红色领带,帅气冻人。

    车子停稳,钱春兰一下车,刘大伟就被一帮人喊着叫着推搡到了她面前。

    钱如玉生怕这帮毛头小子疯起来没轻没重,她护着何赛花下了车,“赛花姐,你小心点,别让他们把你推搡到。”

    “如玉,没事。”

    一帮小伙子们齐身喊着,“背上,背上。”

    刘大伟害羞的扭扭捏捏着,像个愣头青一样挠了挠头,有些不知所措。

    第一次结婚,没经验,放不开。

    刘大伟越不动,接亲的小子们就越亢奋,护着何赛花的钱如玉不知被谁推了一下,差点摔倒,陆景在她身后,眼疾手快,他将她拦入了怀中,才没摔下去。

    新娘新郎被闹够了,直到一管事的出来喊吉时已到,礼炮鸣响,刘大伟抱着钱春兰从麦场边一路往家走。

    一帮人像看西洋景似的起哄着,追赶着,推搡着,跟在后面。

    比过大年都热闹。

    陆景和钱如玉跟在人群中,看着幸福的新郎新娘,彼此相视一笑。

    陆景掏出手机,给钱如玉发了条信息。

    “羡慕吗?”

    钱如玉的手机在兜里振动了一下,她掏出,摁着键盘点开短信。

    然后,脸上挂着笑,手指摁了几下,发出去。

    陆景的手机在手上拿着,他与她有一段距离,远远看着她在低头编辑短信。

    嗡一声,手机响了。

    “羡慕,怎么?你要娶我吗?”

    钱如玉还故意回头,冲他调皮的笑了笑,就牵着钱珍多跟在新娘后面进了门。

    陆景单手插兜,看着女孩窈窕的身姿,眸底满是柔情。

    他在心里说,会娶你的,会让你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最漂亮的新娘。

    钱如玉全程陪着钱春兰,刘中伟的对象王美丽进来瞅了眼新娘,特有优越感的想跟她显摆,也想给钱春兰一个下马威,结果钱如玉在,她没没占到便宜。

    王美丽又开始在人群中寻陆景的身影。

    人是找到了,陆景却压根没搭理她。

    而且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感觉今天帮忙的那些小子,在她背后对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着什么。

    新郎家的席面很丰盛,专门请了镇上的大厨,鸡鸭鱼肉都有,钱家的亲戚都赞不绝口,直呼这是他们参加过的婚礼中,新郎家招待最丰盛的一次。

    宴席散后,送亲的人就要离开,特意又放了礼炮欢送。

    娘家人招待完,就是男方这边的亲戚开始坐席了。

    钱如玉和陆景既不是送亲的。也不是迎亲的,他们算是属于帮忙那一类的,钱如玉陪着新娘子,陆景帮着在外面端盘子。

    帮忙的人直到送走所有的亲戚,才有空吃饭。

    年轻人们坐了一桌,德高望重的老人坐了一桌,还有厨房里帮着的妇女们凑了半桌。

    陆景特意挨着钱如玉坐着,钱如玉怕陆景在她面前发骚,全程正襟危坐,目视前方,拿着筷子专心致志的吃着菜,看都没看陆景一眼。

    陆景也没理她,和村里以前一起玩过的小伙伴愉快的聊着天。

    在刘大伟带着新娘子一起给帮忙的人敬酒的时候,趁大家的视线都在新郎新娘身上,陆景夹了块鸡翅递到她面前。

    钱如玉,“……”

    她吓的忙用筷子夹住鸡翅,然后用眼神警告他别作妖,随后就别过了头啃鸡翅。

    这一幕,好巧不巧,被隔壁桌的杨雪琴捕捉到。

    刘大伟给陆景敬酒的时候,陆景拂不过面,喝了两盅白酒。

    接着就轮到了钱如玉。

    “如玉,我和春兰都特别感谢你,我们能走到一起,你功不可没,请喝我们的喜酒。”

    刘大伟诚挚的看着钱如玉,双手给她敬酒。

    钱如玉忙站起来,“大伟哥,春兰姐,祝你们白头偕老,幸福到永远。”钱如玉刚要接酒,却被一双大手半路截胡,“如玉不能喝酒,我替她喝。”

    陆景本来被钱如玉的眼神恐吓住了,想尽量低调。

    可……

    这女人,酒品差的一毛,还一杯倒。

    钱如玉抬起的手,只能尴尬的放下。

    余光赶紧偷瞟了邻桌的爷爷和老爸。

    “哟,有人怜香惜玉啊。”

    同桌一个小伙视线意味深长的在陆景和钱如玉身上扫来扫去,“如玉啊,景哥不会是你对象吧?这么关心你?”

    “哈哈哈,我看像,俊男美女,男才女貌啊。”

    一帮年轻人,一旦有人起了头,就都放开了,开起了玩笑。

    钱有财和钱紧他们都在另一桌,年轻人们开玩笑时口无遮拦,声音又大,笑声爽朗,所有的话尽数传到了其他两桌的人耳中。

    钱有财刚才还笑呵呵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目光如炬的看向陆景。

    那小子,恐怕真将他孙女拐跑了。

    邻居老张笑着调侃,“钱老师,看来,明年你们家也要办喜事了。”

    钱紧看着前头桌上的几个年轻人,看着气度不凡的城里娃,脸上露出了老父亲的欣慰的微笑。

    他家闺女若是能和陆景在一起,他自然满意至极,求之不得。

    只有陆景这样的小伙,才能配得上他家闺女,

    吃完席后,帮忙的人都尽数散去。

    杨雪琴在吃席的时候,看到了那一幕,加上几个八卦的妇女向她打听钱如玉和陆景的事,杨雪琴不敢乱说话,只是心情愉快的嘿嘿笑着,不吭声。

    回家的路上,钱如玉被钱有财盯着,可没敢和陆景再往一起凑,规规矩矩的跟着爷爷和钱紧他们一同回了家。

    钱有财喝了两盅酒,上头了。

    布满皱纹的脸颊红红的,神色极不好看。

    回到家,钱如玉看出爷爷脸色不对劲,刚要溜回屋去,就被钱有财叫住,“如玉,等等。”

    钱如玉眼珠子一闪,又默默的退了回来。

    她转身,嘴角扯出一抹笑,讨好般的问,“爷爷,有事啊?”

    钱有财板着脸,朝站在门口的钱紧和杨雪琴说道,“都进来,开会。”

    钱紧脚步拖沓着,累一天了,回家还开会。

    他心里抱怨着,面上不敢不从。

    杨雪琴牵着钱珍多,钱紧和赵斌也走了进来,坐下。

    老太太看出老伴脸色不太好,她给他倒了杯水,问,“老头子,好端端的开啥会?”

    “你坐你的。”

    钱有财抿了口水,看向钱如玉,直奔主题,“如玉,你和陆景怎么回事?”

    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

    钱如玉心虚的扣着手指,“没啥事啊。”

    “没啥事他怎么替你代酒?没啥事那帮小子怎么说那种话?”钱有财整天就操心着孙女的婚事,可不好糊弄。

    她垂着眸没什么底气的嘀咕,“那就是开玩笑的。”

    钱有财瞅着孙女低着头一副被他吓着的模样,语气软了下来,“如玉,你应该知道自己的情况,陆景是城里人,你们不是一路人,”

    对于钱有财的说法,钱如玉不同意,她不满的嘀咕,“爷爷,城里人怎么了?我们比他们差哪了?”

    “就是不合适。”

    钱有财有他自己的理由,“你爸和你二叔就是例子。”

    一个找了城里媳妇,最后供出个白眼狼,抛夫弃女。

    另一个,为了所谓的前途,背井离乡倒插门,现在也没好到哪去。

    钱有财打心底排斥找城里对象。

    就怕孙女重蹈覆辙。

    钱如玉觉得自己装小白花可能解决不了问题,还得硬刚,她抬头,语气强势了起来,“爷爷,你是不是还想着给我招上门女婿呢?”

    “有适合的自然要考虑。”钱有财很直白。

    钱如玉就知道老头心里还打着这个算盘,她坐直身子,正色道,“爷爷,趁大家都在,我今天就给你交个实底,我不可能在咱老家找个对象庸庸无为的过一辈子,也不可能成为钱家传宗接代的工具,我的事你就别多操心了,无论如何,我们都会给你和我奶奶养老。”

    “赵斌和珍多都是你孙子孙女,还有我二叔的儿子皓康,我二叔说过,皓康永远是钱家的孩子,今年过年,他们说不定都会回来,你这样思想固执,会让大家失望的。”

    提到城里的孙子,钱有财混浊的眼珠子微亮。

    心里期待着,过年大孙子能回来。

    其实,钱有财自己也很清楚,他左右不了孙女的婚事。

    只是他还不死心而已。

    钱有财想得到个确切的答案,“说了这么多,你告诉我你和陆景到底怎么回事?有没有搞对象?”

    其他人也期待的望向钱如玉。

    尤其今天撞见西洋景的杨雪琴,脖子都伸长了,等待着好消息。

    “那个,我们也就关系比较近而已。”钱如玉低着头,语气弱弱的,没勇气立刻承认。

    钱有财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出声,“既然没搞对象,那就给我跟他保持距离,别让村里人议论纷纷,你是姑娘家,名声重要。”

    钱紧和杨雪琴,听到这样的答案,都有些失望。

    杨雪琴心存疑惑,陆景都给如玉夹好吃的了,真的只是走的近……而已?

    “哦,知道了。”

    钱如玉回到屋里,关上门,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叹气,

    她有点后悔自己刚才认怂。

    她要是大大方方的承认和陆景的关系,爷爷他们会是啥反应?

    恐怕又会发火。

    搞不好还会找到王奶奶家警告陆景。

    钱如玉在床上躺了会,钱珍多和赵斌就跑了进来,叫她去看闹洞房的。

    钱如玉对那些事不感兴趣,不打算出去。

    这时,她的小灵通上进来了一条信息

    是陆景发来的。

    只有俩字:出来。

    本来打算睡大觉的钱如玉,按耐不住了。

    起身洗了把脸,就牵着钱珍多,带着赵斌一起出了门。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钱有财喝多了,已经睡了。

    姐弟三人出去,走到小道上的时候,就看到陆景高大的身影站在路边。

    看到陆景,赵斌视线又落在神色颇有些不自在的钱如玉脸上,青春期少男赵斌立刻会意。

    就牵了钱珍多的手,“珍多,麦场边有你的小伙伴,走,我带你过去玩。”

    钱珍多傻乎乎的,一听有小朋友找她玩,立刻就两眼发亮,看着钱如玉,用眼神征求她的意见。

    钱如玉摸了摸她的脑袋,“珍多,去吧,姐姐一会过来接你。”

    得“好,姐我走了。”

    得了钱如玉的应允,钱珍多一溜烟跑了。

    赵斌也识趣的没逗留,看了眼站在路边的陆景,木着小脸,不冷不热的喊了声陆景哥,就去麦场找钱珍多了。

    钱如玉走到陆景跟前,陆景望着消失在拐角处的赵斌,对于小伙子的做法表示很赞赏,“小舅子挺聪明,知道给我们制造机会。”

    钱如玉白了他一眼,“乱称呼啥?”

    陆景牵上她的手,在她手心里摸啊摸的,“叫错了?你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不想认这个弟弟了?”

    “你才有老毛病。”钱如玉气呼呼的甩开了他的手。

    环顾了一圈四周,怕站在路边被人看到,就扯着他往村头的小树林边走去。

    晚上村头特安静,树林边黑漆漆的,俩人没说几句话,陆景就将她圈在一棵落光叶子的杨槐树干上,低头就吻了下去。

    ……

    良久,他才心满意足的放开了她。

    钱如玉兴致不高,被吻了也没脸红心跳的迹象,满脑子都是爷爷反对她和陆景在一起的事。

    陆景感觉到怀里的人心不在焉的,他掐了把她的腰,“怎么了?”

    “我爷爷不同意我跟你在一起。”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