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在虐文里做龙傲天女主最新章节

作者:川上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34、飞龙在天

    就在舒凫与南宫溟周(扯)旋(淡)的同时, 江雪声一行人分头行动,盯上了人群中拥有神兽的魔修。

    按照贺修文原本的安排,斗技赛程是八人淘汰赛,也就是4+2+1=7场;经过穆兰这么一搅局,成了她以一敌七的车轮战, 同样是七场, 只不过对手都变成了她。

    如此一来, 所有神兽依次上场,再由穆兰将他们毫发无伤地送下台,神兽落在何人手中,也就不言自明了。

    难怪, 江雪声没有制定任何“寻找神兽”的计划。

    ——因为他们使用的方法,实在是太太太简单粗暴了!!!

    这就好像脑筋急转弯, 问你如何将大象放进冰箱, 答案是“打开冰箱门,放进去,关上冰箱门”一样!

    舒凫:你说这谁懂啊?!

    当然, 如此简单粗暴的方法能够成功,全赖穆兰实力过硬。面对各显神通的强大对手, 她都能不慌不忙, 游刃有余地加以应对。

    而且, 直至这一刻,穆兰都没有展现出金丹初期以上的修为,几乎全凭巧妙的法术和战技退敌, 还恰到好处地受了些伤,让人看不出半点异样。

    一个天赋过人、聪慧机敏的月蛟晚辈,性情骄傲自负,同时也有自负的本钱——任谁来看,都只会留下这种印象。

    但舒凫可以确信,这种印象,只不过是一张精心描摹、迷人眼目的画皮罢了。

    事实证明,穆兰的画皮相当成功,几乎完美地骗过了所有魔修。

    “几乎”的意思是,可能存在例外,容不得掉以轻心。

    眼下,斗技只剩最后一场。

    因为穆兰下手太轻,魔修中不满的声浪越来越大,叫嚷着要赌生死局,非得让两条幼蛟拼个你死我活不可。尽管南宫溟出面反对,但这一次,只怕没那么容易善了。

    果然,贺修文再次采纳观众意见,威风十足地向两人下令道:

    “你们两个,不得手下留情!直到一方重伤为止,这场对决都不能收场。放心,我自有灵丹妙药,多重的伤都能给你们救回来。”

    那云蛟少年的买家也道:“程清,我知道你的本事。我将注都押在你身上,你给我全力应战,别想着蒙混过关!万一落败……哼,你可得掂量一番后果。”

    “……”

    云蛟少年——程清没有答话,只是他本就阴郁的目光,随着这句话越发黯淡了几分,如同月光都照不透的浑浊夜色。

    在这种情况下,两人刚一交手,便能感觉出分量不同。

    程清是个幻术、法术兼修的术士,天生一对幽蓝异瞳,望之如凝视深海,稍有不慎便会被漩涡一般的幻象卷入。

    他将幻术融入火系法术之中,一时间满场火海翻腾,滚滚热浪扑面而来。虚虚实实间,就连观众都分辨不出哪一团是真正的火焰,避让不及,生生被蒸出了一身热汗。

    火舌翻卷间,穆兰依然沉着冷静地应对自如,凭借身法在虚实难辨的烈焰之间穿梭,时不时以冰霜法术还击。

    程清毫不示弱,烈火融冰,白茫茫的水蒸汽弥漫全场,好似凭空起了一场大雾。

    舒凫心想,如果要为这一战取个名字,大概就是“冰与火之歌”吧。

    江雪声他们前往追踪离场的魔修,按理说应该手起刀落,分分钟就能解决。为今之计,只能盼望穆兰争气,在场上拖过这个“分分钟”了。

    ……

    在云蛟少年之前,穆兰一共送了六头神兽下场,分别是混血的玄龟、麒麟、重明鸟,以及一只鸿鹄和两只鹓鶵。

    也就是说,其中有一位柳如漪素未谋面的远房长辈。

    至于风远渡和风瑾瑜心心念念的凤族,若没有他们两人幸存,只怕真会成为人间绝响。

    凤族刚烈,不愿在魔修手中虚与委蛇,终究是应了那句“可杀不可苟”。

    这六头神兽,分别落在四个魔修手中,三只鸡……不是,三只五凤后裔分属三人。其中一名带着玄龟的魔修留在斗技场,另外三人落败后恼羞成怒,纷纷愤然离席,骂骂咧咧地说要给神兽“一点颜色看看”。

    江雪声、柳如漪和邬尧,分别追着三名御剑离场的魔修,赶往了三个不同的方向。

    然后,他们就在三个不同的地点,目睹了宛如复制粘贴般一模一样的景象。

    “……??”

    “这是……”

    当他们出手突袭之际,“魔修”的五官忽然扭曲变形,而后像火焰中的蜡像一样融化、剥落,暴露出另外一张截然不同的苍白面孔,冷冰冰的没有半点生气。

    “尸傀?”

    三人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目睹这番情景,在同一时间迅速反应过来,“这不是普通行尸,观其气息,应当是狡慧魔君的得意之作。看来,他在这其中掺了一把手。”

    他们所料不错。

    为了根除摇光峰,狡慧魔君这一次痛下“血”本,一口气投入数具以自身鲜血炼制的强大尸傀,即使面对元婴修士,亦有一战之力。

    而且尸傀手上握有人质,鸡尾巴一提,鸡脖子一掐,江雪声等人投鼠忌器,自然束手束脚,无法全力施为。

    如此一来,离场追踪的三人难以返回,远水救不了近火。倘若此时场上发生变故,迫使留守之人出手——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变故发生了。

    “……”

    彼时斗技场上,月蛟穆兰与云蛟程清互不相让,你来我往,激战正酣。

    一个专心拖延时间,不愿伤对手一分一毫,出手时处处留有余地;另一个却是孤注一掷,不管不顾地拼死相搏,战况愈演愈烈,渐渐险象环生。

    自然,身临险境的不是穆兰,而是穆兰生怕自己出手太重,一不小心伤了这条愣头小青蛇。

    “……真是的,巫山云蛟怎么个个都这样。在他们脑袋里,就没有‘变通’这两个字吗?”

    她含着几分嗔怪低声自语,说到最后,嗓音中却又带上了一点笑意:

    “罢了,我就是喜欢这一点。若非如此,我还未必会对邬尧上心。”

    眼见少年汗湿重衣,抬手又是一道火龙呼啸而来,穆兰不紧不慢地后退一步,衣袖轻拂,在自己面前树立起一道冰墙,将火焰与热浪都隔绝在冰墙之外。

    ……算算时间,邬尧他们差不多也该得手了。

    穆兰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将澎湃的灵力凝聚在掌心,转向贺修文所在的高台望去。

    场中的神兽后裔,只剩下两人。

    其一是台上的云蛟少年程清,其二就是最初登场的玄龟少年,这会儿正和“买主”一起留在观众席上,位置一目了然。

    以她的能为,要将这两人平安带离现场,并不是什么难事。

    当然,她想要带走的不止这两人,还有贺修文的项上人……

    ——就在此时。

    “等等,你做什么……?!”

    穆兰不过分神一瞬间,场上的云蛟少年便抓住这个机会,蓦然将身一转,聚集全身灵力,做出了在场众人都没预料到的举动——

    万众瞩目之下,他没有袭击穆兰,而是纵身一跃,现出翠绿鲜亮的青蛟原形,朝向高台之上的贺修文飞扑而去!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穆兰收到了他的传音:

    【我看得出来,你强过我甚多,只是故意手下留情。你不伤我,我也不会伤你。】

    【我知道,逼迫我们决斗之人才是罪魁祸首。你放心,我就算战死,也要死在真正的敌人手上,不能让你背了这份罪名。】

    穆兰:“…………”

    这转折太过突兀,她一时间啼笑皆非,太阳穴突突跳个不停,险些开口就一声“小兔崽子,你懂个屁”骂回去。

    ——为了报答我的不杀之恩,所以你决定送死?

    ——你们巫山云蛟的脑回路,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正常一点?

    贺修文贪生畏死,身边无论何时都少不了重重护卫。这一回他与狡慧魔君合谋,更是严防死守,就连台上端茶倒水的侍女,都是狡慧魔君准备的行尸。

    他们早知摇光峰可能对斗技场下手,自然处处都针对他们设计。

    三具强大尸傀,携带场中唯三的五凤后裔,分别逃往三个不同的方向。摇光峰之人若想避免与数千魔修动手,打算神不知鬼不觉地追回五凤,必然因此分散。

    但与此同时,场中两条幼蛟生死相搏,摇光峰留守之人自然不能坐视,势必要出手阻拦。

    届时,那个“坐不住的留守者”——也就是舒凫,便会成为全场魔修的瓮中之鳖。

    即使摇光峰以攻为守、擒贼擒王,企图抢先拿下贺修文,高台上也有诸多尸傀防守,还有狡慧魔君的分神暗中观望,只等他们自投罗网。

    魔修的准备周密至此,小小一条青蛟,就这么没头没脑地一头撞入陷阱里,岂不是蚍蜉撼树、飞蛾扑火,连一点水花都溅不起来?

    “哼,自寻死路。”

    贺修文虽然被云蛟突如其来的反扑骇了一跳,但他身处重重护卫之中,自觉高枕无忧,当下便老神在在地冷哼一声,扬手示意护卫们上前。

    “无知小辈。想要鱼死网破,也得看看我这是什么网。”

    贺修文身边的护卫皆是精兵强将,狡慧魔君珍藏的尸傀更是铜皮铁骨,水火不侵,个个力大无穷,徒手就能将一头数百斤的猛虎撕为两半。

    这么一条乳臭未干的小青蛟,纵然本事再大,落入这些尸傀手里,也会成为离水之鱼,只能眼睁睁等着被扒皮抽筋。

    ——原本,应该是这样没错。

    “舒姑娘,你要做什么?”

    江雪声三人迟迟未归,南宫溟心中本已暗生疑窦,舒凫手扶剑柄的动作更是证实了这一猜测。

    “舒姑娘,你别冲动。”

    他放眼环顾一圈,沉声提醒道,“这里是贺修文的地盘,如果你出手制止,势必与他们发生冲突。你是我的客人,我不能让你身陷险境。”

    “……”

    舒凫回头望他一眼,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南宫魔君,你看出来了?”

    南宫溟先是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你应该不是魔修。魔修只知独善其身,唯利是图——我也一样,我们写不出那样的‘核心价值观’。你的许多想法,确实令我惊叹。”

    “我不仅会写,还会身体力行去做。”

    舒凫失笑,转过身一本正经地向南宫溟抱拳,“南宫魔君,你能意识到自己‘独善其身,唯利是图’,已经是魔修之中的翘楚了。”

    “因为你是魔修,所以面对即将殒命的青蛟,你不会出于道义感出手相助,也希望我不要出手。或者说,你从来都没有‘道义感’,对吗?”

    见南宫溟沉默不语,她又笑着道:“但是,我不是魔修。这就是我与你们之间,最大的不同。”

    “——再会,南宫魔君。”

    “虽然观念合不来,但这段时间你的农家乐,你努力学习新知识的态度,我还是很喜欢的。”

    话甫落,舒凫手中的孤光剑迎风出鞘,她屈起食指在剑身上轻轻一弹,清越高昂的龙吟之声响彻天际,绕梁不绝。

    这一刻,她撤去了所有的伪装,人也如蛟龙出海一般长身而起,一袭艳烈红衣灼灼似火,划破了魔域晦暗无光的天空。

    “——好!可算把你们等来了!!”

    贺修文猛地一拍大腿,顾不上处置刚被擒住的云蛟,大喜过望地站起身来:

    “给我拿下——”

    “下”字刚滚到嘴边,他的手下还没来得及听清,舒凫的回答便已经到了。

    她的回答是剑。

    贺修文堂堂一方魔君,虽说在其他魔君面前装孙子,但面对旁人一向自视甚高,根本不将小辈放在眼里。

    然而这一次,就连他也没能看清舒凫出剑的动作。

    他只看见那明艳倾城的女修当空而立,手中青锋三尺,如天上仙子凭虚御风,红衣似烈火翻腾,眼底冷森森的怒火却如同千丈坚冰,令人遍体生寒,不敢与之对视。

    然后,舒凫的剑便到了。

    她手中分明只有一柄剑,却有千万道凌厉的剑光从空中洒落,如漫天飞花,如烈风急雨,如同九霄仙神震怒,向凡间落下天罚,化为无处不在的悍猛雷霆。

    ……天罚?

    那种东西,贺修文从来没见过。

    他不相信因果报应,不相信天理昭彰,只相信真金白银的利益。

    事实上,时至今日,他都一直逍遥法外,从未体验过所谓的“报应”。

    现在,他的报应到了。

    眼看剑雨铺天盖地而来,贺修文大为惊骇,连忙命令手下和尸傀上前阻挡,自己同时运使灵力与之对抗。

    虽然他是靠百年如一日的嗑药硬堆上元婴,但面对区区一个金丹修士,应该不难……

    “……咦?”

    紧接着,他就眼睁睁地看见,自己的手下好像被按下暂停键一样,直挺挺地僵立不动,或惊恐、或迷茫的表情凝固在脸上。

    直到人头落地,他们的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

    ——在他们身上,披覆着一层微不可见的白霜。

    “……”

    斗技场中央,月蛟少女仰起清丽面容,手扶鬓角,微微眯了眯春水一般明亮的碧色蛇瞳。

    “我本想亲自出手,没想到被小辈抢了先。现在的孩子,一个两个,真让人不省心。”

    “不过……正如帝君所说,是个好孩子啊。”

    她扬眉一笑,提气凝神,朝向天空扬声喝道:

    “舒凫,去罢!教这些魔修知道,他们惹了世上最不该惹的人!”

    舒凫的第二剑应声挥出,万千剑光分而复合,汇聚为一道一往无前的磅礴剑气,凛然有开山分海之威,朝向大惊失色的贺修文迎头压下。

    “等、等——等一等——啊!!!”

    ……

    “……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半点用场也派不上。”

    与此同时,隐藏在暗处观望局势的狡慧魔君见状,不由恶狠狠地啐了一口,准备亲自出手对付舒凫。

    然而,他才刚迈出一步,便听见满载笑意的温润男声从身后传来:

    “哎,好端端的,你怎么躲在角落里骂自己呢?虽说这是实话,但你也用不着自己骂啊,放着让我骂就行了。”

    “……”

    狡慧魔君的颈椎骨“喀拉”一声响,瞳孔瞬间缩小成针尖大的一点,慢慢地,浑身僵硬地转过头去。

    “你……”

    “你好。今日天气不错,是不是?”

    一袭月白长衫的江雪声怀抱瑶琴,犹带着少年气的清亮双眼微微弯起,近乎活泼地冲他歪了歪头。

    他将手一扬,一个浑圆物事骨碌碌滚到狡慧魔君脚边,正是其中一具尸傀的头颅,面色已然发黑,犹自死不瞑目地圆睁双眼。

    “这样的好日子,最适合摘下你们的头,当绣球给凫儿抛着玩了。这可是我送给她的出关大礼,魔君,你可得好好配合我啊。”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