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假如鸵鸟有爱情最新章节

作者:丹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番外5】别用自以为是的方式爱我

    又是一年清明节,天上下着零星的毛毛细雨,钱熙亚和简嘉打着伞带着一双儿女去给亲人扫墓:爷爷和奶奶已是近九十的高龄,就没有跟来。

    哦,还有一个,秦瀚,多年来,只要钱熙亚有在国内,每年清明节都不忘扫墓。

    走进春雨绵绵覆盖下的公墓,夫妻二人找到安葬亲人的墓前,钱熙亚让钱海辰带好妹妹,自己和简嘉来扫墓。

    除去沙尘,擦净墓碑,钱熙亚牵着女儿,简嘉牵着儿子,看着墓碑上父母的照片久久不语。

    “海辰,快叫外公外婆……”简嘉摸了摸儿子的头。

    “西西,给外公外婆鞠个躬。”钱熙亚摸着已有五岁女儿的头说。

    兄妹二人在长辈的墓前懵懂的鞠躬,年龄尚幼,还不能体会其中的深意,难得是每年兄妹二人都要陪着爸妈来给外公外婆来扫墓。

    钱熙亚独自近前,蹲在墓碑前,伸手由上到下的抚过墓碑上的每个字,心下道:“岳父,几十年前,您用宝贵的生命教会了我身为一个男人的责任感,您当年的英雄之举,我至今未敢忘记,十几年前,我娶了您的女儿简嘉,还有了一对儿女,都很聪明可爱,岳父,我在这里向您起誓,此生,我绝不负简嘉和孩子,我会像对待自己的生命一样对待他们……”

    钱海辰有点站不住了,不住的拉扯简嘉的袖子想知道爸爸为什么一直站在墓前“发呆”,钱可西也有这样的“疑惑”,简嘉淡定的摸摸儿女的头发说:

    “海辰,西西,就让爸爸和外公外婆多说一会儿吧。”

    海辰好奇的仰头问:“外公和外婆能听得见吗?”

    简嘉肯定的点头:“一定会!”

    雨慢慢变大,毛毛细雨变成了淅淅沥沥的中雨,简嘉正要近前叫钱熙亚,他人已转过了身走到简嘉身边,一家四口打着伞在雨中墓碑前又站了一会儿,

    “嘉嘉,听说岳父当年并非因公殉职,”钱熙亚静默片刻问,“也就是他并不是在执行公务期间救下我的,是吗?”

    简嘉轻点一下头说:“对,那一www.TxShuLou.Cc年那一天是我父母的结婚纪念日,爸爸攒够了钱,想给妈妈买一个钻戒作为礼物送给妈妈。”

    “怪不得,他会出现在珠宝行里……”钱熙亚眼眶有湿。

    他并抱起小可西向另一个方向走去,路上,轮到简嘉问了:

    “熙亚,你跟父亲说了很多话?”

    “很多。”钱熙亚淡淡的应声,“你呢,对岳父岳母说什么了没有?”

    “说了,”简嘉同样平静的答,“我告诉他们,我嫁的谁,过的好不好,还告诉他们外孙叫‘钱海辰’,外孙女叫‘钱可西’,并且都会说‘外公外婆了’,”简嘉微顿,转过来脸问,“你呢,熙亚,说了些什么?”

    钱熙亚却没打算告诉简嘉具体说了什么,只“含糊其辞”的说:

    “说了几句男人之间的话……嘉嘉,我们现在去秦瀚那里。”

    秦瀚的墓也是坐落在这座公墓里,只再往上走几步便到。

    头顶着滴滴答答的雨声,脚踩在湿漉漉的石阶上,一家四口相互相携着来到秦瀚的墓前,雨水已将墓碑冲刷的一尘不染,简嘉也不管是否“无用功”,拿着干布就给墓碑擦拭雨水,但干布擦到照片上,望着照片里那张年轻帅气的俊颜,望着那灿烂如阳光的笑容,简嘉心下掠过一丝抽痛,十多年过去了,每当想起秦瀚,她还是会难过会隐隐痛心,这样内外兼修、才貌兼具的年轻人,老天爷偏就不留。

    钱熙亚也牵着儿子和女儿来到墓前,蹲下,放上事先准备的鲜花,摆上几只酒杯,再往酒杯里满上酒,最后才点上几只烟:

    “秦瀚,钱大哥和简嘉来看你了,我们俩都没抽烟喝酒的习惯,”钱熙亚和简嘉并排蹲在墓前,他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和名字说,“但今天我还是满上酒,点了烟,别介意,这就是我和简嘉敬你,”钱熙亚伸手端起两只酒杯,一只递给了简嘉,“嘉嘉,敬完这杯酒,我们再陪秦瀚说说话。”

    “好。”

    夫妻二人一起把酒洒在墓前。

    说完话,起身,简嘉又对一对儿女说:“海辰,可西,来,见过秦叔叔。”

    可西脆生生的叫声“秦叔叔。”

    钱熙亚却对海辰说:“儿子,快叫‘干爹’。”

    钱海辰一愣,仰头又问:“老爸,您不是说不管亲的还是干的,只要是我爸爸,就只能是您么?”

    简嘉也有些意外的看向钱熙亚,而钱熙亚只是平静的说:

    “因为秦叔叔是爸爸唯一给你认定的‘干爹’,乖儿子,快叫‘干爹’,然后去亲一下秦叔叔……”

    钱海辰发现老爸的脸很严肃很郑重,并不是有意试探他,更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虽说还是不懂,但他还是走到墓前,对着秦瀚的照片鞠躬,继而叫了声“干爹”,又上前亲了秦瀚的照片。

    从公墓回家的一路上,除了两个孩子叽叽喳喳的“问这问那”,钱熙亚和简嘉都没怎么说话,直到到了家,钱海辰和钱可西因为起了一大早又走了那么长的路,犯困了,简嘉把两个孩子带到各自的卧室,照料好后才跟钱熙亚搭上话。

    “熙亚,今天为什么会想到让海辰叫秦瀚‘干爹’”客厅里,简嘉问了钱熙亚,末了又补充,“其实你如果不喜欢,真的不用勉强自己。”

    “没有勉强,我也从不做违背心意的事,”钱熙亚看着简嘉,淡淡的说,“刚才我在秦瀚墓前说,我的孩子就是他的孩子。”

    简嘉想了想又问:“熙亚,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孩子的爹不是秦瀚?”

    “不是‘早就’,一开始还真以为是的,”钱熙亚揉了揉简嘉的头发,语气平和,“那时就想着担下秦瀚已不能担负的责任,可有一次他病情加重,我去看望他,他就告诉了我。”

    简嘉把头靠近钱熙亚的怀里,声音柔柔的说:“这说明海辰出生以前你就知道了,那你为什么不‘拆穿’我。”

    “我‘拆穿’你干嘛呢,‘拆穿’你,就能让你对我消除成见,重新回到我身边?”钱熙亚攘着简嘉说,“那时我一直在想,你是有多恨我,才会这么瞒着我,瞒着钱家所有人。”

    简嘉在钱熙亚怀里摇摇头:“说不上什么恨,说是累了,更准确些,不想再和你,和钱家有任何关系——”

    “别说了,嘉嘉,我都明白,”钱熙亚好似不愿多谈过往,因为每说一次,他就会懊悔一次,也不想过往的伤痛和偏见横在两人中间,“我不会再离开你,不会再允许你离开我了。”

    简嘉点头,但又说:“好,我问最后一个问题就不问了,熙亚,你和秦瀚之间的‘协定’是秦瀚‘趁人之危’做下的么?”

    这是海辰出世没多久,简嘉有一次和死党相聚,苏弘翌那一番话给她心上埋下的疑团,毕竟,她怎么也不相信秦瀚会是“趁人之危”的人,很想弄清楚,而除了当事人,只怕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她只好问钱熙亚,还要问个明白。

    “‘协定’是秦瀚提出的,但并没有‘趁人之危’,”钱熙亚慢慢的说,“反倒是我,当时刚和你谈好签离婚协议,却要求秦瀚完全无私的代我开导你,照顾你,有些为难他了,还有因为姐姐的一番话,我才最终答应的,嘉嘉,这事,希望你能原谅我。”

    简嘉脸贴着钱熙亚的胸口,微微一笑:“如果没有原谅你,我还怎么会让海辰认钱家?我只是想了解和确定一些事而已。”

    钱熙亚却没有笑,他摸着她的头发,表情认真:“嘉嘉,你不用去了解什么事,我可以准确的告诉你,秦瀚确实如你所说,阳光,纯粹,对你一心一意,没什么私心杂念,只是我比他要幸运的多,因为最终守着你的人是我。”

    简嘉无言:这男人流氓起来让人“恨”得牙痒痒,窝心起来也是出其不意。

    “熙亚,你记住,请不要‘自以为是’的爱我,我会跟你白首不相离。”

    钱熙亚这回淡淡的笑了,把简嘉从怀里拽出来,双手捏着她的肩膀说:

    “可能在你眼里是‘自以为是’,在我心里却是原则性的问题,嘉嘉,从你父亲为我献出宝贵生命的那一瞬,我就注定要做你的守护者,承担起遮风挡雨的角色,心甘情愿,无怨无悔,哪怕危险只有那么一点,我也要自己一人攘下来。”

    简嘉也圈住钱熙亚的脖子说,撇嘴揶揄道:“‘守护者’?‘遮风挡雨的角色’?说的好像你多伟大一样,那是谁三番五次要离婚的,还那么心狠?!”

    她欣赏着他“痒痒”理亏的模样,发现让这男人吃憋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好好,我承认是我小肚鸡肠了还不行,可我那不也是为了给自己争口气吗?”钱熙亚愧色不到三秒又理直气壮起来,“嘉嘉,那段时间我嫉妒乔扬真是快疯了,我就不信自己得不到你的心,还有一个也是觉得,我们认识的时间确实短了点,前后不过几个月时间便闪婚,日常相处还得扣除工作和出差的时间,相互了解的机会就更少了,我不甘心——”

    “所以你就借着我把孩子弄丢这个由头要离婚,打算离了婚以后再追我,”简嘉哭笑不得的顺着钱熙亚的意思往下说,“然后与我‘轰轰烈烈’的谈场恋爱?我说钱总,你真是闲的没事干。”

    钱熙亚摸摸鼻子:“秦瀚也这么说我。”

    简嘉在这一霎心头一片阳光明媚,笑容也跟着灿烂夺目,所以也变得大度能容了,还想表扬几句,某总裁却薄唇覆上,吻住她唇瓣,低低的说:

    “夫妻相处之道,不要翻旧账。”

    ……

    插播钱可西小朋友的采访片段:

    主持人:自上次去请钱海辰同学为大家介绍“奇葩家庭”节目播出之后,收视率居高不下,俗话说,“好奇心害死猫”,我们收到许多热心的观众来电,表示想继续分享这个“奇葩家庭”的故事,为此我们隆重的请来钱家二小姐,钱总裁的“掌中宝”钱可西小朋友来为大家继续她哥哥的“网红”之路。

    主持人:西西小朋友,爸爸和妈妈,你更喜欢哪一个?

    【台下的钱总和贴身小蜜望眼欲穿】

    钱可西摸下巴:没有爸爸和妈妈,哪有我?都喜欢。

    台下一片赞叹声:虎父无犬女啊!

    主持人:西西和哥哥哪个更受宠?

    钱可西(骄傲的扬起下巴):我怕哥哥,哥哥怕爸爸,爸爸怕妈妈,妈妈怕我

    台下一片哀叹:最小的果然胃口最大。

    主持人:爸爸和妈妈吵架吗?

    钱可西(云淡风轻):吵呀,床头吵架床尾合。

    主持人:爸爸爱妈妈吗?

    钱可西(懵逼一脸):不爱哪有哥哥和我呢?

    主持人张口结舌:……

    钱总裁和贴身小蜜“尴尬”的幸福着。

    主持人:西西小朋友生日快到了吧,说几个小愿望。

    钱可西(想也不想):第一:爸爸不要再跟妈妈耍孩子脾气了;第二,妈妈不要在侍爱行凶了;第三,哥哥不要再和我争宠了(白费心机)

    台下一片嬉笑声,某总裁呵呵笑:我女儿就是实诚,不过,说实诚话也要看场合,我的乖乖,某贴身小蜜幸福了一脸。

    主持人:爸爸记得妈妈的生日,结婚纪念日,还有——

    钱可西(霸气的抢话):只要是关于妈妈的,爸爸从来不会忘,也不敢忘。

    【某总裁:孩子,你爹爹我真是把你宠坏了。】

    主持人(言不由衷):今年压岁钱有多少?

    钱可西(霸道小女王):要多少,老爸给多少。

    主持人:能有你妈妈的多么?

    钱可西:爸爸给我的,我都给妈妈。

    【某总裁横了一眼身边小鸟依人的小蜜:居然通过女儿在我这儿“捞钱”。】

    主持人(笑不露齿):西西小朋友,谈谈此次接受采访的感受

    钱可西:回家以后,爸爸会更加讨好我,妈妈会更爱我。

    台下笑翻天。

    主持人:……

    钱可西小朋友已不耐烦的伸出双臂的要台下的爸妈“抱抱”。(未完待续)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